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原創】《东魔龖》蓬来寺京一的妄想!?

嗯,我也不確定到底是先有這篇文的構思還是先有cos的想法,總之相輔相成啦 囧
看不到cos的各位可以先看這個解饞|||||||||||||||

=========================原來我也寫得出除RK之外的文阿分割綫==========================

“都是因爲你啊啊!如果你不猶猶豫豫的話我也不會和那個悶騷男……啊啊啊想起來就要抓狂啊!!!”

午後寧靜的天台突然爆發出一陣怒吼,蓬萊寺京一同學滿臉悲憤狀地蹂躪著自己的頭髮和身邊之人的耳膜,只可惜……

“哎?京一你在說什麽??”捧著粉紅利樂包的緋勇龍麻同學扭歪了頭,一臉無辜的問號。

你這傢伙……京一完敗,徹底喪失繼續吐槽的氣力。望著那將注意力重新轉囘草莓牛奶之上的搭檔兼親友,在目光掃過那纖細端麗的側臉時一個奇怪的想法忽然浮現。

果然還是長相的緣故嗎?龍麻穿起女裝來居然沒有什麽不協調的感覺甚至還有幾分……誘人。

“儸密歐sama~~~”龍麻朱麗葉用無比可愛的聲音喊道。

嗚哇!怎麽又想到那一幕去了!快忘掉快忘掉!

然雖然是這麽想的,但思維明縣已朝不受控制的地方越飄越遠……

“kyoichi~起床了呦~~”早晨一睜開眼,看見的便是身著白花邊蓬蓬裙的龍麻小草莓,“早安京一主人~~今天也讓我好好為你服務吧~~~”

等,等等!這是什麽!?女僕遊戲嗎!?還有爲什麽我會想像龍麻穿女僕裝阿誰來告訴我阿喂!

“京一主人,今天的點心是草莓牛奶哦~很美味的嗯////////////”

喂喂喂那爲什麽你要自己喝掉!?那明明是給我的吧!?(你入戯還真快……)

“京一主人又把房間弄得亂七八糟了,不過沒關係,我會打掃乾淨的~~”

啊啊啊拜托你不要穿那麽短的裙子爬高阿會看到的啊啊啊!(會看見什麽啊……)

“京一主人,這個襪子好緊哦,幫我脫掉好不好?”

啊啊啊不要脫掉阿拜托你快穿上!我求你了泣!(爲什麽要哭啊其實你在偷著樂吧= =)

“京一主人,背後的拉鏈卡住了,恩……”

嗚哇哇哇哇你要幹什麽!你想幹什麽!你要殺了我嗎嗎嗎!?(是你自己殺掉你自己的好吧||||||||)

“嗯……京一……請,溫柔一些……”

噗!

(話説,我好像聽見了爆血管的聲音……)

今天也一樣好幸福呢~~龍麻滿足地放下空了的紙盒。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咦?液體流動的聲音?可是我的草莓牛奶已經喝完了阿……啊!

“京一!你在噴鼻血!”

“咦?唔?啊,呀!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把頭擡起來!雙手擧高!”

“~@#$%^&*()~+&%$@@……”



這邊,教室裏。

“蓬萊寺君和緋勇君又都沒有來呢。”美裏葵同學嘆著氣看著兩個空蕩蕩的座位,空蕩蕩……哎那是什麽?

呼啦……一堆花花封面可疑的雜誌應聲而落,出身高貴的大小姐頓時雙頰一片緋紅。

“葵?怎麽了?”櫻井小蒔同學好奇地湊上來,“什麽什麽?我看看……‘激萌!女僕大姐姐’……!?”

全場靜默。

“啊啊啊男人都是下流的混蛋!!!!”



讓我們回到天台。

“血終于止住了。”龍麻送了一口氣,“京一是不是最近吃了什麽上火的東西?這個鼻血流的好誇張呢。”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除了傻笑還能怎麽辦呢。

“秋天乾燥很容易上火要多吃水果阿,對了!”龍麻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猛地靠近,百萬伏特笑臉近距離大放送,“父母剛寄了最新鮮草莓過來,和京一一起吃好了~”

望著眼前近在咫尺的柔軟笑顔,耳邊就這麽不受控制地響起了惡魔的低語:“京一主人~我來喂你吃草莓哦~~阿~~~~”

噗!

“啊京一的鼻血又噴出來了!”

“嗚哇哇哇龍麻我對不起你啊啊啊啊啊啊…………………………”


·END·








附,幕後RP小劇場||||||||||||||



龍麻:原來,京一對我做了這麽過分的事情……

京一:對不起!龍麻!我知道錯了請原諒我!(泣)

龍麻:京一,京一是大笨蛋!(跑開)

京一:啊啊啊龍麻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啊啊啊……(追)

醍醐:這就是傳説中的夫妻吵架麽 ,恩- -

杏子:KUKUKU絕對可以上明天的頭條阿~~~~

美裏:MA……男孩子……很正常的,對吧……

小蒔:……男人這種東西……男人這種東西……

如月:(突然從陰影中出現!)哼!一群小鬼!

眾人:!?

如月:女僕算什麽!禦姐才是真正的奧義!真·女王天道!滅哈哈哈哈哈哈!!!

眾人:=[]=!!!!!??????!!!!!



於是,綜上所述,其實如月才是那最可怕的宅男 囧

以上内容純屬虛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东魔龖】☆蓬来寺京一的妄想!?☆★同人女仆有,不喜慎入★


無端轉載禁止!偽者菊爆= =#



東魔學級日誌10-12聽后yy產物,同人向嚴重故設置閲讀障礙,不喜或純粹爲了看工口的孩子可以點擊左上角箭頭退出了,謝謝合作。



傳説中的CN:



草莓笨蛋:樨


 



攝影:紫,以及六只腳的外星人= =



後期:樨







  































 


 



草莓:京一笨蛋京一笨蛋京一笨蛋京一笨蛋………………

授權轉載 [东魔龖 京龙]aggressor BY休迪翊

阿不行今天HIGH過頭了||||||明天再來繼續翻譯文的部分 囧


aggressor

草莓牛奶。草莓布丁。草莓慕司。草莓乳酪。草莓蛋糕。草莓汽水。草莓汁。草莓茶。草莓冰。草莓面包。草莓酱。
冰箱里是莓红色的海洋。抱着罐装咖啡的手迟疑了半晌。
“喂龙麻!你呆站在那里做什么呢!诶?这不是我买来的咖啡么,怎么?买太多了放不下?”
但是我再也无法忍受每次都来你家喝草莓牛奶草莓牛奶草莓牛奶了啊啊啊!有人聒噪地嚷,褐色的脑袋蹭啊蹭地磨过来。被硬质的发梢挠得微痒,另一人躲闪着摇头。
“诶,不,只是感觉到草莓的神明们正在斥责我忘记了身为草莓星人的自尊……”
“哈?啥呀这。真是的,磨磨蹭蹭做什么呢,拿来拿来。”
腕中的罐装咖啡被粗暴地夺走,冰箱里的草莓们遭到胡乱推开,莓红色与莓红色之间硬是被填入了浓褐色。
“好!这样就可以了!喂,龙麻让开啦,我没法关冰箱了。”
草莓星人一声不吭地挪开,听见冰箱门被啪嗒合上。草莓的神明们吵吵嚷嚷的声音他装作听不见。
“……侵略者。”

草莓星已遭侵略。

授權轉載 [龖 京龙]夏末秋初 翻譯BY 休迪翊

[译]
顺便说句,我翻译东西粗暴无比。属于原作者看到的话会吐血的程度。偏离原文的程度大概都可以被人指责“你这不是翻译,只是跨国界抄袭吧!”了……
MA。重在心意,心意啊……||||||||||



「 夏末秋初」




一如既往的天台上,一如既往的饭后优雅一刻。
虽说上课铃声已响,也没什么关系。
等想回去的时候再回去就好了。反正就算到了教室,自己和这家伙都无心认真听课。
龙麻一如既往地在我身边,一如既往地吸吮着草莓牛奶。
喝完了之后,一如既往地带着稍许变柔和的表情————嗯?

“你在做啥?龙麻?”
“嗯~……、有点,痒。”

他隔着衣服不断地摩擦着右手臂、手腕以及肘部的正中部位。
“痒”,是被蚊子叮了吗?很快都要秋天了诶?你是不是有些错季节了?
虽然我这样想,但是据他本人述说,是昨天傍晚时在逗家附近的狗玩儿时被叮咬的。
也就是说蚊子原本目标在狗,结果刚好有更大的猎物送上门来,于是得了一顿饱餐吧。
怎么说呢……这该说他笨手笨脚吗……。唉算了,虽说这种地方是很有这家伙的风格。
由于他依旧在蹭啊蹭的,我半是强行地拉过他的手臂,拉起衣袖。

一眼扫过。然后惊愕。(啊,当然,他是不肯让我脱下他的拳套的)

“喂!这是怎么回事?!”
“嗯?被蚊子叮了啊?”
“这程度根本不对了吧!”

他手臂上的肿块,根本就是令我怀疑用上五片那个啥迪创可贴都没法全部覆盖掉的面积。而且还肿了两处。
肿胀部的周围,红色的斑块都形成了花纹。
这真是蚊子做的吗?!

“秋天的蚊子好像特别毒呢?”
“根本不是这种问题了喂。不会有事吧,这……”

轻探他的患部,在微微发着热。
这是起了炎症的证明,同时也是体内组织正在排毒的证明。

“嗯……这是常有的事。我被蚊子叮了就会变成这样的呢。”

虽说因为很少被叮,所以老是会忘记。这样低语着的龙麻,瞳孔中的光彩微微起了变化。

“对蚊子的,那个……啥反应……吗?”
“过敏反应。其实,与其说是对蚊子过敏,还不如说是对异物过敏。似乎是身体会对进入体内的异物产生排斥反应。所以,我不可以打针。”

虽说食物什么的没问题,但是药物类几乎都对我不起作用。
极力不去挠痒、握住自己患部的手指看起来像是绷紧了力量,这是我的错觉吗。
“似乎是有些特异的体质呢”。这样笑道的面孔看起来有些僵硬,这也是我的错觉吗。

“所以,不会有事——”

看准了他抬脸的瞬间,我覆上了那双嘴唇。
趁他因为这突然袭击而僵硬的空隙,我扶住他的脸颊,以自己的热量侵入了他微张的嘴唇。
品尝着他的上颚,他的身体一震。

“……嗯……、唔……”

抓紧了我肩膀的手指,甜美无比。
压下了意犹未尽的心情,我缓缓松开了嘴唇。加了几分水汽的瞳孔百思不得其解似地仰望上来。

“京、一?”
“有过敏吗?”
“……?”
“这是不属于你的‘异物’吧?有起排斥反应吗?”
“我想……没有,可这……”
“这也就是说,因物而异,也会有没问题的时候不是吗?”
“是这样的吗?”

他侧歪了脑袋。我将脸凑近他的耳畔。在声音里蕴有少许自体内涌现而上的热度。


“……那么,要不要再试试看点别的东西……?”


一边想着“这家伙根本不明白我说的意思吧”,一边却又期待着“能不能就顺势地糊里糊涂点头呢”,我深深凝望进那双色的眼底。

《授權轉載》[东京魔人学园剑风帖龖 京龙]台風の日 BY休迪翊




“我绝对,不要再和京一一起睡了!”

基本上龙麻很少生气,所以一旦生气起来就格外可怕。京一永远忘不了那种足以冰进人的骨子里去的,静静的冷冷的微笑。

因此,见他现在这样愤怒地宣言,京一倒还松了一口气。

这……起码没真生气,只是在闹别扭……吧?

呀……不过确实,谁遇到这种状况都会火的。要是自己的话说不定直接提着木刀追杀对方了。京一抓抓头发。

“那个……不好意思啦?”抢了龙麻的被子,踹了龙麻的肚子,还把龙麻挤下了床……幸好现在是春天,不然要是害得龙麻感冒的话,事情的严重度一定会提升到叫自己吃不完兜着走的地步。

“我绝对绝对不要再和京一一起睡了!”

“不要这样说啊,谁叫你家只有一张床……”

“房间里放不下第二张床!而且,为什么京一会睡我的床呢!”向来说话平稳的龙麻难得地提高了音量。

糟糕,这样下去事情无法收拾。

“你说为什么……因为台风啊。”

据说是五十六年来最强的台风,昨晚堂堂登陆日本列岛。京一赖在龙麻这儿抄完作业吃完晚饭看完电视之后,望着窗外的狂风暴雨哑然。

『这样回去的话……要死人的吧。』

『嗯,京一会被吹走,然后过几天在群马的山里被人发现遗体。』

『你不要用那么悠然的表情说那么可怕的话!而且,为什么是群马!』

无聊的口舌之争之后,事情自然而然变成了京一留宿。龙麻也只是眨眨眼,并未表现出任何的困扰模样。

可是现在。

现在啊。

“……喂,龙麻,鼓起来了,脸颊。”要是伸手指去戳的话会被半杀吧。京一好歹克制住了自己的手。

“哼。”

“我说龙麻,这属于天灾吧,天灾。”

“人,祸。”

“……好啦,我今晚睡沙发总行了吧。”

“今晚?”

“嗯?”

“嗯?”

“…………我说,台风还没撤呢。”

“是?”

“今天学校也不上课呢。”

“对?”

“你不会让我在这种雨势里回家去吧!”这风雨只会比昨晚的强,决不会比昨晚的弱!

“所以京一今天也要住下来吗?”

“喔!”挺起胸膛,理直气壮。

“……”龙麻四下环顾,略显空荡的常被京一说成“煞风景”的家。“没有京一的换洗衣物。”

“跟昨天一样,穿你的就是了啊。”虽然微妙地偏小了些。

“也没有备用的牙刷和毛巾。”这么一说,昨晚京一是怎么办的?

“噢,说起来我昨晚用了你的。”

“…………………………好脏。”

“…………………………揍你哦。”

“冰箱里的草莓牛奶也剩得不多了。”

“拜托了,那些你就全部拿去自己喝吧……别的食物呢?”

“所剩无几。”

“嗯?照你这么说,要是台风一直不走的话,我们就遇难了?”

“对呢。”龙麻用力点头。

“噢,那还真是不想遭遇的灾难啊。”

“对呢。”再次点头。

“不过,算了。”

“嗯?”

“有我和你一块儿的话,总能有办法的!”

“……在房间里种出草莓来?”

“真要种的话当然是种拉面了!拉面!”

“京一,拉面是种不出来的……”

“那种事情再说了!总而言之,总会有办法的!”

“……”龙麻显然在迟疑要不要继续点头。这时京一“嘿嘿嘿”笑着搭住了他的肩膀:“我说,要是闹到真的山穷水尽了,其实也无所谓啊。”

“是吗?”

“穷途末路的时候还和你在一块儿,就总觉得事情就还不算太糟糕啦。”

“……”龙麻睁大眼,深深凝视着身边人乐天的脸,可是旋即便静静地第三次点了头。“对呢。”

龙麻性格里的这种坦率正是京一非常中意的部分。他满足地拍龙麻的头发。

“所以说。”

“嗯?”

“沙发还是算了吧?”让亲友兼搭档睡沙发,太惨无人道了,对不对?对不对?

“……”

“呀……不管怎么说毕竟还是床好啊……这次我绝对不会把你踢下去了!我保证!”

“京一的保证……”

“喂!这个不信任和不屑的口气是怎么回事!我都说了不会再犯了!”

“为什么能这么断言?”京一睡着之后还能自省吗?明明连醒着的时候都没办到。

“因为只要抱着你睡就不会有事了!”

“………………”

“那样的话,既不会抢你被子,也不会踹你肚子,更不会把你挤下床!”完美!

“…………………………………………确实,如此呢。”

“对吧!没错吧!”

“…………………………………………………………………………京一。”

“啥?”

“性骚扰,是、犯、罪。”

那天,东京都内某公寓里传出了五十六年来最强台风也无法掩盖的惨叫声。

感謝休迪翊君的授權=V=

休迪翊君您真的好有愛!你是我們龖同好的引路神!!!




其一:



“喂,龙麻~~!……啧,又跑哪去了,那个迷糊蛋。”
秋高气爽。天空高远清冽。风卷来了自由的味道。阳光金璨,沁人心脾的温和。银杏开始落叶,扇形的叶片铺遍了道路,踏上去是沙沙的声响。
今天也是吃拉面的好天哪……京一满足地眯起了眼。
先决条件是——找到某个不知所踪的家伙。
“喂——!!!!!!!龙麻!!!!!!!!!!!!!!在哪里?!!!!!!!!!!!!!!!!!!!!!!”
“啊,京一。”头顶上传来了熟悉的应声,旋即是树叶的剧烈摩擦声响以及不吉的——“……哇啊。”
京一猛抬头。只见人型物体下落中。
“喂……喂喂喂!”
慌张地张开双臂。
啪嚓。
“……”
“……”
“……京一,找我?”
“……一般人真做不到你这样。”
右脚腕上的藤蔓。
藤蔓的另一段牵连在巨木的粗枝上。
绯勇龙麻,倒悬中。
“你真是……怎么跑这里来了!”
“可是,京一被玛丽亚老师叫去那么久。”
“还不是成绩啊补习啊……啧,不提这个。你爬树上去干嘛?!”而且,这棵不是我常爬的树吗……
龙麻依旧倒悬在那里晃晃悠悠。京一看着龙麻的脸秋千似地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
即使倒过来看,自己的这个搭档依旧有着好看的五官。会引发他人不由自主的好感的,清冽的好看。
“京一很喜欢在树上午睡……所以,我也想试试看。”
“你啊……”伸手。扶住龙麻的双肩停下了他的晃动不停,“不头晕吗……放你下来?”
倒悬着的人莞尔微笑:“京一是倒的呢。”
“是你自己倒过来了,笨蛋。”京一苦笑开来,“说起来,柯尼还没送拉面过来?我都快饿扁了……喂,你双手一直压住帽子干嘛?”
“不压住的话,帽子里的拉面会打翻……”
“哦是吗……等等!口胡!你将拉面都塞进帽子里了吗?!下来!立刻给我下来!不对!你先给我倒过来啊啊啊啊!我的拉面——!!!!!!”








其二:

身后有灼烈的“气”逼近。最初相处时,无论如何也无法习惯的,过于强烈的存在感。
现在已是生活里自然而然的一部分的存在。
紧接着,几乎是意料之内的,后颈遭到了啃咬。微妙超出了“玩笑”界限的力道,引发起些微刺痛。我忍不住侧头避开,却被他的双臂由背后抱住。
“……京一。”
“……干嘛。”
苦笑。这是我的台词才对吧,京一。
放松了身体的力道,任由他继续啃噬我的脖颈。隔着薄薄的皮肤,他的呼吸足以递汇至我的血液。颈椎,颈动脉。致命处。轻而易举的,生死的开关。京一若是有心,他随时能够夺走我的性命。
舌头在肌肤上的感触湿热温软,我全身猛地一颤。
耳畔的空气传来微妙的震动。意识到这是他无声在笑,我扭头瞥他。
“怎么?”赤褐色的眸子里有笑意。同时还有凶暴的暗光。
“……我在看电视。”
“可是我不想看。”
“……自私自利。”
“听不懂这个成语。”
狡猾。名叫蓬莱寺京一的这个男人,事实上比世人以为的要狡猾得多。
拘束着我的力量益发加强。我凝视京一的眼。孩童般的坦荡直率,却同时具有兽一般的狰狞,以及毫不掩饰的邪欲。
“……”我本想移开视线,却仿佛被钉住似地无法动弹。降在嘴唇上的啃噬一样的吻。干涩。滚热。
“……”京一的视线比他的双臂更具束缚力。肉食兽的眼神。临战的眼神。在我的心底卷起激浪的眼神。
认输。投降。我转过身凑上前去,承受他绵长的深吻。
“嗯?放弃电视了?”京一的声音里混着笑意。
“很不想放弃。可以一边看电视一边做么……痛。”
京一狠狠咬了我的脖颈。
明天可有体育课呢。真是的。
我伸手拥住京一的背。“看走眼了呢,我。”
“什么?”
细细碎碎的吻顺着脖子一路向上。微痒难耐。我拼命按捺住身体想要躲避的本能。
“我本还以为京一是大汪汪。”
他动作顿了顿。我忍不住浮起笑意。
“其实,比汪汪凶暴多了,京一。”
“……”
一度停顿的动作缓慢再开。京一用舌头勾勒着我的耳廓。
“但是,也不像成狼那么凶残。”我抱紧京一,“所以,像是狼仔。”
不等他反应,我微笑着继续说道。
“好斗,凶暴,忠于自己。温暖,单纯,最喜欢。”
这次,动作完全停下了。
我想窥看他的表情,他却扭开了头。
“京一?”
“……”
我的背后传来时代剧的音乐。
啊,说来,电视机还没关呢。
才刚这样想道,京一已直接关闭了电视机的电源。荧光灯管成了唯一的光源。屋里落下大片的静寂。
京一的声音,刺透了光和沉默。
“你啊……当心被狼吃掉哦。”
我笑了。
“如果狼先生肯喊我名字的话……就给你吃哦。”




08 | 2007/09 | 10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樨兔子

Author:樨兔子
腐女子,愛好無限多,喜新不厭舊。
雜食動物,ACG皆可。
目前女神系列長明燈中。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