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變天咯降溫咯大家都來聼冷笑話咯(喂你夠了!)

所謂的冷笑話果然還是溫度越低製造速度越快的麽- -


戰國BASARA2之挑食是不好的:
胡蘿蔔:政宗大人!挑食是不好的阿!
獨眼龍:不管!這個好難吃!我才不要吃!
胡蘿蔔:胡蘿蔔是很有營養的,吃了對身體有好處的阿。
獨眼龍:………………要我吃也可以,但是!吃一口親一下!
胡蘿蔔:…………政宗大人,爲什麽你會有這樣的想法|||||||||
獨眼龍:因爲我看見成實和侍女就是這麽做的= =
胡蘿蔔:…………………………………………………………………………………
獨眼龍:不親就不吃!
胡蘿蔔:我,我知道了政宗大人|||||||||
(以下的故事省略= =)

喂,挑食是不好的,但是H就是好的了嗎?(你想太多了|||||||||)







東京魔人學園劍風帖龖之減肥:
龍麻:京一……
京一:啥?
龍麻:你胖了- -
眾人:什麽!?
京一:爲什麽大家都要跟著大驚小怪!?= =#
美裏:因爲,我們完全沒看出蓬萊寺君和以往有什麽區別阿……
龍麻:但的確是胖了,從背到腰的部分手感完全不同了,而且這兩天差點被壓死,京一重死了……
眾人:………………………………你們都干了些什麽啊爲什麽會得出如此的結論|||||||||||
龍麻:(謎之微笑)
京一:(謎之臉紅)

其實他們只是在一起睡而京一同學睡相不好經常壓到龍麻同學而已微笑~~
誰會信阿||||||||||||||||







之契約者之獨佔:
黃領便當了,貓也領便當了,最後,琥珀消失了,白也不見了……
銀:(猛然扯出一個詭異的笑)於是,就是我一個人的了。
:(一個寒顫)………………

對不起我真的打從心底把銀當成真·腹女王了|||||||||






D.Gray-man之膜拜:
神田:喂豆芽菜!
亞蓮:不是豆芽是亞蓮!
拉比:呐呐豆芽~~~你聼我說……
亞蓮:不是豆芽!是亞蓮!
娜麗:亞蓮君……
亞蓮:不是亞蓮君是豆芽!啊錯了是亞蓮……

銀時:我說假髮……
桂:不是假髮是桂!
銀時:你是魯邦麽?
桂:不是魯邦是假髮!阿不對是桂……

好了剩下的不用我多說了相信大家都看出來了= =
星野腦殘你果然江郎才盡了……







銀魂之高杉之死:
阪本:晉助,穿這個和我一起去看祭典吧~~
高杉:……這個是振袖,而且還是長振= =
阪本:啊哈哈哈哈不綁腰帶就是了看不出來的~~穿嘛穿嘛~~~
高杉:……………………好吧- -
阪本:哦也><
高杉:你先去,幫我買狐狸面具,否則我就不穿了- -
阪本:沒問題!
(半小時后)
高杉:小晉怎麽還沒有來呢,煙火大會都要開始了……
桂(突然出現)他來不了了,高杉死了= =
阪本:(大驚)怎麽會!?怎麽會突然死了!?
桂:半路失足滑進河裏,振袖被水草卷住,浮不上來,淹死了= =
阪本:………………………………………………………………

我承認這個不是我的構思……是很早以前在CS看到的一篇阪高文裏的内容。
一開始寫的真TMD文藝阿!應該說通篇都文藝得很,結果看到最後給我來這麽個結局……
這算悲劇還是喜劇!?

11月3日新原文連接,比我寫得冷多了|||||||||

http://www.avi.com.cn/bbs/read.php?tid=99476&fpage=17






今天就到這裡吧,也許會有更新,如果有人看的話……
(誰會看啊混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今日開始變魔王!(啥!?)

綜合吐槽一下之前沒來得及或者忘記了或者新發現的有關無雙和BASARA的話。

先是關於無雙的。
之前用過一段時間的QQ擡頭:“PUNK三味綫美人萌!”這裡說的美人也就是下面這位:
1

我好想出啊啊啊啊啊啊但是那個三味綫……會死的吧,真的會死的吧!!!
可是我連帖子標題都想好了:戰國無雙2猛將傳——音無島的蝙蝠
我真是無葯可救了啊啊啊TAT







之前在百度貼吧看到的戰囯無雙四格漫畫(據説是官方的但怎麽看都像是同人= =)

左:
1
“一直连续战斗,拿不出时间睡觉……”
2
这时候你就——
3
谁都不能打扰你睡觉的完美空间!时间到了就轻轻松松地醒过来。
4
“这样,兼顾击破数和美容,真是一石二鸟!”
不想要吗?

右:
1
如果最近为体重的事情紧张兮兮——
2
这时候你就——
3
通过剑用体内的卡洛里放电!
用比平常还快的速度燃烧脂肪!!
4
“这样,兼顾击破数和美容,真是一石二鸟!”
不想要嗎?
image




左 
等级差35

旁白:市之章 CLEAR
长:市 让你久等了 终于可以一起战斗了
长:再也不要离开你 我们一起战斗
市:恩
旁白:战斗开始
市:长政 一起!
长:恩
长:这个速度...我才只有1级啊....


右 无法比的恐怖

光秀头发扎起来了
小太郎 头发 试着放下来了
半藏:汗...

image



右:
加油1

宁:三成 加油
三:加油这种词很压迫人的
宁:那我就连三成的份一起加油了
三:请 请不要这样.....
福岛&加藤:三成这家伙 真慕....

左:
加油2
宁(R1+三角):今天要连三成的份一起加油
宁:清正 真厉害
宁:正则 干的不错
三:请不要只是外表模仿啊...
宁:真是会注意细节的孩子们
福岛&加藤:吓我一跳...吓死我了....

image




左:
大赚一笔

秀:要好好的赚一笔
秀:宁宁 我来打倒他们 你来帮我拣钱吧
宁:好 亲爱的
宁:真厉害 亲爱的 你都赚了那么多了啊
秀(LEVEL UP):欧也 赚到了
宁:只有你自己升级 太狡猾了!

右:


长:市 你喜欢花吗?
市: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有花)?
长:不止是花哦
市:长政好厉害
长:我没有做手脚也没有设机关哦
报告!领域里有...贼....那个.....

image



1
孙市:“哈!发现了战国第一的美人!!”
2
三成:“说我吗?”
3
光秀:“是说我吗?”
4
市:消失吧!


1
第一美人之称的热烈比试开始了!
2
女性阵容和(不知为何)兰丸都参加了——
3
三成:“无法相信哪。”
4
三成:“要说美人的话,不是我么?”哪?
左近:“殿!!快逃呀!!!”

image



左:
说好的

左:(偷偷摸摸)谁都是这样想的吧 总之我作为代表...
第2天早上
三:这事情是谁做的 给我出来!
三:如你所愿 用这东西PIA飞你!!
三:还不快给我出来!!
左:没想到还真的穿了这个出来了啊....

018
右:
天下饼

三:这是我的想法
左:这只是画饼而已
三:拜托了 左近 我....想吃!(名字叫天下饼的饼)
左:真没办法 算了 找人运过来吧

image




第N遍看的時候還是有笑死的效果 囧
可惜不能在家上網否則我就來做漢化的嵌字和修圖了,哎……

這裡只放了一部分,完全的在這裡:
http://post.baidu.com/f?kz=116296189

激!推倒大作戰!!!

越玩下去越發現戰國無雙是個多麽邪惡的遊戲……

大部分的普通技能是可以在商店裏買到的,只要你有錢,想買多少買多少,但是一些稀有技能,比如武將全能力提升的“立志之才”,無雙發動威力加的“虎亂”,HP為0之後還有機會復活再戰的“再臨”,就只能靠在戰場上打敗敵武將取得了。一般俗稱稀有技能偷竊,但還有另一種廣爲流傳的説法就是:推倒= =
於是,就變成了下面這樣的情況:

(所用人物,我伊達,紫淺井)

模擬演武選關中……
我:“吼吼!推倒!!!”
紫:“推倒><!”
我:“這次去推倒誰?”
紫:“我不要去推本多啦血好硬他女兒稻姬也好硬=3=”
我:“那我們去推幸村吧!縂受哦也><”
紫:“森蘭丸也好推啦啦啦~~~”


踐岳之戰……
我:“你要推倒誰?”
紫:“我要再臨2和虎亂2所以XX和OO留給我好了其他隨便推~~阿對了柴田勝傢留給我!我要歐爛這個敢搶我(指淺井)老婆的混蛋!!”
我:“俄好吧那我去推阿市好了防止你們夫妻自殘 囧”


姉川之戰……
我:“先不要沖淺井本陣!這樣淺井就會反復出現加推倒機會!”
紫:“明白!但是用自己打自己心情好複雜 囧”
我:“啊啊啊不要打死啊!也讓我推倒一次淺井啊TAT”
紫:“阿咧不好意思等級太高一不小心打死了~~”


通關后總結……
我:“啊啊啊怎麽又一個都沒推成功!!!”
紫:“哦也我推到了再臨2><”
我:“啊啊啊爲什麽我不要千金就給我推到了千金啊啊|||||||||”
紫:“你還推到了真眼2呢=3=”
我:“推倒直江我一點成就感都沒有啊啊啊啊T.T”

我:“……又一個都沒有……”
紫:“啊哈哈哈哈哈我推到了虎亂2~~~~~”
我:“爲什麽我就推不到啊啊啊啊啊!!!!”
紫:“誰叫你用伊達那個受- -”
我:“…………………………………………”
我:“看長相看性格明明淺井也該是個受阿口胡!!!”
紫:“至少比伊達攻~~~~”
我:“!·#¥%…*T.T”

伊達你個縂受!!!下次堅決不用你來推倒了!!!連石田小姐都

推不倒怒!!!你就乖乖囘你的奧州吃胡蘿蔔君的愛妻便當吧= =#

[轉載][龖 京龍] Moonlight,前夜 BY 休迪翊

口胡!掀桌!太見鬼了!居然死也無法顯示moonlight這篇!

TNND我貼連接地址縂可以了吧!!!

http://xiudiyi.blog73.fc2.com/blog-entry-347.html





前夜
——第二幕 第九夜

距离决定世界命运的时刻,还有两小时。
京一在校舍里找到了龙麻。走廊的尽头。可以看见那株樱花树的窗口。
“赏花?季节完全不对吧。”
“嗯……只是,想看看。”
京一走到龙麻身边站定。
彼此的“气”都很平稳。两人自己都很讶异自己完全不紧张。
“……就快了呢。”
“是啊。”
“东京的大家,怎么样了呢。”
“都是群想杀也杀不死的家伙,不会有事的。”
“……嗯,是呢。”
“……龙……”
“京一的家人,怎么样呢?”
“啊?”
“京一的家人,没事吧?”
“啊……应该,没事吧……”
“没事的话就太好了呢。”
“龙麻……”
“……从来没有见过呢。京一的,家人。”
“啊,是啊……”
“……是什么样的人呢?”
“……想知道?”
“嗯。”
“……”
“……忽然,想要知道。京一见过爸爸妈妈。爸爸妈妈都很高兴,很喜欢京一。……所以,我也想见见。也想要让京一的家人喜欢上自己。”
“…………”京一冲着龙麻的侧脸沉默半晌,“明天吧。”
“咦?”
“明天,打倒了柳生那个混蛋之后,一起去见吧?我的家人。”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没有吗?”
“从来没有!”
“……是……呢。”龙麻伏下睫毛,“……嗯,明天一起去见吧。”
“不过有言在先,你可别抱太大期待。我很多年没回家了,老妈估计都气得发疯——一起被扫地出门的话我可不管?”
“嗯,我会加油的。……京一的妈妈,做饭好吃吗?”
“超——难吃。”
“诶。”
“所以都说了别抱期待。而且比起家里的饭,我还更想去吃拉面。去过我家之后一起去吃拉面吧?”
“柯尼的店恐怕已经塌了哦?”
“有锅子炉子不就是了!”
“……在废墟里吃拉面?”
“喔!”
“……嗯,也好啊。”
“等填饱了肚子,找个神社,算是补新年初拜如何?你喜欢神社啊什么的吧。”
“嗯。……京一打算许什么愿望?”
“笨——蛋。当然是祈祷明年可以吃到更加好吃的拉面!你呢?”
“我吗?”
“对啊,你的愿望是什么?”
龙麻的愿望。
有谁听龙麻主动要求过什么吗?
哪怕是再琐碎再细小再微不足道的事物……龙麻,有向什么人索求过什么吗?
“……龙麻。”京一伸手碰触龙麻的发。龙麻眼睛瞬也不瞬地注视着他。
“想些什么吧。就明天。就几小时之后。打倒了柳生,去见我家人,去吃拉面。去神社许愿。回来的路上我请你喝草莓牛奶。后天开始大概要重建学校。太麻烦了我绝对要开溜。你也一起来。只是得提防犬神那混蛋。还有,其实玛丽亚的眼睛也很尖。万一被逮住挨骂的话就两个人一起挨骂。……龙麻,从明天开始,一切都恢复原样了。甚至比原来更加太平无事……所以,龙麻。”
京一捧住龙麻的脸。
“所以,笑吧。”
“…………!”龙麻睁大了眼,无法作响。
“笑笑看。再僵硬再难看也无所谓。龙麻。笑笑看吧。”
“……京一……”
“你啊,今天一次也没笑过。”
“……”
“就连我说请你喝草莓牛奶的时候,你都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
“……”
“会回来的。我们全部都会回来。一切都会恢复原样。你不要再想无聊的事情,像平时一样,看着天空发呆就是了。”
“……京一。”
“会回来的,龙麻。”
“……”
为什么京一会什么都知道呢。龙麻有时忍不住要这样疑问。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不紧张。只是胸口纠结了太多情感。凝固了。麻痹了。是京一的话语静静地打开了纠缠的结,抽走了绷紧的那根弦。
龙麻伸手抓住了京一制服的下摆。
生还归来之后,京一就惊人地成熟起来。好像突然之间跑到了龙麻的遥遥前方。龙麻看着这样的他不由百感交集。
“京一。”
“嗯?”
“‘黄龙之器’。”
“……啊啊。”
龙麻的“宿星”。
命中注定。在劫难逃。
“……我是不是,踩在一条,距离大家很远很远的线上?”
“——!”
“再走一步的话,我就会脱离‘人’的领域了吧。”
龙麻直直地凝视着京一。
“……所以,也许,即使回来,也不一样了。”
龙麻的眼里没有掩饰。所以京一看得见。决意与迟疑。决心与动摇。决断与犹豫。
这不是一场允许败阵的战斗。龙麻也好,京一也好,其他即将赴战的人也都一样,所有人都打算毫无保留地倾尽自己所有的力量。
为了胜利。
为了明天。
为了,让最重要的人能活下去。
可是即使如此。即使头脑明白这所有一切。龙麻却压抑不住另一个在惧怕的自己。
……龙麻是人类。
被人类所生。为人类所养。遭人类疏远。得人类亲近。获人类所爱。爱上了人类。
作为人类生存了十七年的“绯勇龙麻”是自己的一切。是自己的证明。是龙麻无法放弃的部分。可他明白自己或许已经不得不放弃。身体的种种征候已经隐藏不住。每使用一次力量、每接受一次来自大地的力量,龙麻便感到自己正在向着人类之外的范畴步步逼近。
——龙麻并不害怕作为人类而战死。
——可是他害怕不作为人类而战胜。

……我并不憎恨命运。
我已足够幸福了。有过那么温暖的双亲。拥有这么多的朋友。遇见了独一无二的人。能够守护大家。能够以自己的手来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这样的力量、这样的命运令我感到感激。
……可是,我想要继续为人。
像京一所说的。一起吃拉面,一起跷课,一起挨骂,一起补习。我们每天相见,交换着笑容,彼此碰触,相互呼唤,一步一步加深理解,成为彼此无可取代的存在。最平凡的日子。最绚烂的日子。我们像是随处都有的普通高中生一样度过的,那些日子。
……我想要回去。
我的愿想。我的渴望。
最触手可及。最遥不可及。
“……京一,我的愿望是。”
龙麻一点一点加大手上力量,揉皱了京一的制服。
我的愿望是。
“和京一一起,活下去。”
龙麻将额头抵在京一肩上。隔着制服递汇到身体的温度。人类的体温。现在这一瞬间,自己还是人类。那么下一瞬间也是吗。再下一瞬间也是吗。还会有多少个这样的瞬间呢。
……自己,绯勇龙麻,还能和蓬莱寺京一在一起多久呢?
最触手可及。最遥不可及。
龙麻的愿望。
“………………你个,笨蛋!”
“诶……”伴随着脸颊上的疼痛,劈头盖下的怒声。龙麻不明所以地抬头,终于意识到是京一狠狠抓了一把自己的脸颊。
“京一……?”
“你个笨蛋!这种事情,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干嘛还要向神许愿?!”
“……咦?”
“你啊……”京一叹气,粗暴地揉着被自己揪红的龙麻的脸颊,放缓了声调,“既然要许愿的话,就祈祷些更加不可能的事情才对吧?龙麻,你和我一起活下去——这是最理所当然的事情才对吧?”
“————!”
“不必指望神啊佛啊什么的,这愿望我就能替你实现——龙麻,我不会死,也不会让你死。刚才都说了吧?‘一起回来’。”
“……京一来实现?”
“对,我来。但是你也得给我加把劲明白吗?——不准死。也别让我死。我们是搭档吧?是背靠背保护对方的吧?所以,龙麻,‘一起活下来’只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努力而已。这根本不叫做‘愿望’,只是‘目标’而已吧,笨蛋。”
“……办得到吗?”
“办得到。”
“一起活下来?”
“一起活下来。”
“从今往后都在一起?”
“当然了,一直都一块儿。”
“……即使,我不再是人类了?”
“这有什么关系吗?”
间不容发的回答。
没有半分犹豫的眼神。
斩钉截铁的,断言。
龙麻顿住了呼吸。
“管你是人类还是啥的,哪怕你变成龙也好变成蛇也好,明天我照样带你去我家,照样拖你去吃拉面,照样陪你一块儿去神社。有什么区别?一点区别也没有。龙麻——只要是‘你’,对我来讲就完全没有区别。只要‘你’在的日子就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日子。”
那瞬间,龙麻有如被醍醐灌顶。
——对啊。
自己在害怕什么?在畏惧什么?在退缩什么?
——在怀疑什么?
即使失去一切,也有绝对不会失去的东西。即使抛弃一切,也有不会抛弃自己的人在。自己已经不再是曾几何时那个双手空空一无所有的幼小孩童了。自己的手,已经与另一个人的手紧紧交握。
京一他,不是那只橘红色的气球。
龙麻向京一伸出手。缓慢的动作。一分一寸的移动。像是确认。京一纹丝不动地等着他。触碰。拥抱。贴着脸颊的柔软的发。环抱着背脊的纤细的双臂。京一。京一。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擦过鼓膜,渗透进血液,随着每一次心脏的鼓动,抵达四肢百骸。

风起了。
即将过去的本年的风。即将到来的新年的风。
众人开始陆陆续续集中在操场上。京一望着这景象,慢慢牵起龙麻的手,转身向校舍出口走去。
龙麻任由他牵着,看着他的后背出声。
“京一。”
“嗯?”
“说好了。”
“啥?”
“回来之后,一起去做的那些事情。”
“啊。去我家、吃拉面、参拜神社、请你喝草莓牛奶……对吧?”
“嗯。”
“还有。”
“诶?”
“还有别的。你忘了?”
我有漏记什么吗?龙麻不明所以地歪歪脑袋。
京一看着这样的他不由露出笑容——孩子气的,却带有几分恶劣的,独特的笑容。
“上次在你家警告过你的话……忘了?”
“…………?……啊。”龙麻怔了怔之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口中不由漏出一个短促的音,然后又是沉默。
“喔?看来没忘的样子?”
“…………”
“嘛,就算你忘记,我也没打算忘记就是了?”
“…………京一。”
“嗯?”
京一冲着龙麻笑,龙麻看了他半晌,突然凑近了去亲吻他的脸颊。
那瞬间京一的表情可谓真正的呆若木鸡。这次轮到龙麻露出了笑容。
这十数小时以来,他的第一个笑靥。
轻缓似风,柔软似水。龙麻只有在真心感到幸福的时刻才会展现的笑容。京一由衷希望他能够一直露出的笑容。
“……笨蛋。”
低低念了一句,京一拉过了龙麻的身体。

用唇与唇来交换,漫长温暖的,誓言。 




[原創]《DTB》黃粱之夢,如清風般掠過無痕(CP:貓)

前天一回到傢,娘獻寶似的拿出一貌似琉璃製品的挂墜,説是奶奶去寺廟裏幫我求來,保佑我學習進步考研成功的護身符,結果戴上后不見變得對單詞和方劑有多熱衷,相反寫同人的熱情則開始節節高漲……

親愛的奶奶,您是不是手誤拿錯了拿成了保佑妄想的護符 囧?

結果就是,兩天之内兩篇誕生,一篇寫到一半,前所未有的神速|||||||||||

本篇少許靈感來自《靈貓》,前後矛盾有,人物形象毀滅有,難以自圓其説有,不能接受人獸CP者慎入= =


===============================其實我在寫銀魂同人有人信麽的分割綫===========================

已經習慣了在做飯的時候聽見窗外的小小躁動。

頭也不擡,將玻璃窗拉開,兩秒鐘之後就會聽到一懶洋洋的聲綫:“呦~”算是打過了招呼,“好香,今天有我最喜歡的咖喱雞塊吧?”還往往附帶了這樣的後綴感嘆。

這個時候就會停下手中的活,轉身從冰箱中拿出各種包裝的貓食,時而罐頭時而脆餅,全看超市的打折行情,打開,放下,再沉默地轉回料理台。

一般情況下都是如此,然而今天卻出現了不同的插曲。

“不是我想吐槽你,”一只貓爪搭上了的肩膀,“但是你不覺得有點過分了嗎?居然每次都用貓糧來打發老搭檔!而且還都是打折品!”

“因爲我是窮留學生,而你是貓。”只看了貓一眼,隨即轉回了視線,不想臉頰上傳來肉肉的觸感,貓竟然用爪子按住了的臉,並強行將其扭轉與自己面對面。

“窮留學生有像你吃得這麽豐盛的嗎!?普通的貓有像我一樣會説話的嗎!?”因爲手(前腿!?)短的緣故,貓怒吼的臉幾乎是貼在了的臉上,遠遠看起來就像是在KISS。

於是儅銀推開沒有鎖上的房門時,看到的就是如上情景。

全場靜默。

“有任務了。”銀無感情的聲音劃破沉默,“所以,BL遊戲還是等任務完成了再繼續吧。”


*******************************************************************************

“掩護任務完成,剩下的交給就好了。”貓伸了個懶腰,有些無聊地跳上銀的膝蓋。

“嗯。”銀的回答仍舊不帶任何波動。

“銀,問你個問題。”

“什麽。”

“你從哪裏學來的BL這個詞?”

“書上。”說罷掏出一本B5大小花花封面可疑的書,其上四個醒目大字:BL天堂。

貓忽然有種很想找面墻撓一下的衝動。

“兩個女學生遺落在店裏的,一直沒取囘,我便翻了一下。”銀面無表情地説道。

“銀,你是在報復我之前說你是三無LOLI麽……”

“因爲你和都是男人,不是麽?”

沉默。

“貓?”

“啊啊是啊,我都幾乎忘記自己原本是什麽樣子了,哈哈…………”

“……貓,如果有機會再次擁有身體,你最希望做什麽?”

“我?沒想過,太虛無縹緲的東西只會徒煩惱,”貓伸出自己的爪子舔了舔,“不過如果真有這樣的機會……”

“我阿,一定要讓那傢伙好好請吃一頓,一直都是打折貓糧打折貓糧的,實在是太鬱悶了啊啊啊啊!”

************************************************************************************

不知是第幾次望向窗外了,然而只有幾只麻雀偶爾飛過,其餘什麽都沒有。

貓,今天不打算來了嗎?的目光從窗臺轉向冰箱,那裏面少有地堆著豪華的金槍魚貓罐頭,是特地買來的。

這時,門鈴響起,帶著幾分突兀。

銀從來不用門鈴,黃沒可能親自上門,房東阿婆向來未見其人先聞其聲,那麽這個時候,會是誰?

剔骨刀不露痕跡地滑入袖口,慢慢地打開了門。

“呦~”陌生的高大男人,但開口卻是再熟悉不過的招呼,“今天縂有充分的理由請我吃飯了吧?”

就像被関掉了電源的機器人,保持著開門的姿勢足足有五秒鐘,直到來人眯起了紫色的眼睛輕笑出聲:“第一次看見你這麽吃驚呢,。”

“………………貓!?”

“對啦對啦就是我~~怎麽樣我的人形很帥很英俊吧~~”一邊說著還一邊走T台似的擺著POSE。

什麽也沒說,默默地關上門,走向冰箱,取出那特意準備的“禮物”,打開,擺在了貓的面前。

貓紫色的眼睛抽動著,一下,兩下……

“!”一把抓住想轉身離開的,雙手捧住的臉,強行將其扭轉使之與自己面對面,“我都不是貓了你竟然還想用貓糧打發我嗎!?”

“這個場景挺眼熟的,”平靜地説道,“就差銀推門進來吐槽一句了。”

BL遊戲||||||||貓的腦海中迅速閃囘這麽一個詞,在瀑布綫的同時一個前所未有的想法跳了出來。

“說的也是,”紫色的眼眸中忽然勾起一抹邪魅,“不過現在似乎更加符合吐槽所描繪的場景呢……”后半句話淹沒在了綫條優美的唇中。沒有躲開,就這樣任憑貓單方面加深了這個原本應該是惡作劇的淺吻。

沒想到,居然很美味。貓這樣想著,雙手欲罷不能地向更多的地方探索而去。

“我比咖喱雞塊更好吃嗎?”雙唇終于分開的時候,開口了,氣息略有混亂,但說出來話卻毫無情趣可言。

冷場。

被,被打敗了……貓有點慾哭無淚。

“來吃飯吧。”整理好淩亂的衣物起身,朝著貓伸出了手,“今天有你最喜歡的咖喱雞塊。”

望著那無論什麽時候都會向自己毫無保留地伸出的手,貓終于忍不住笑了。

“,你還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彼此彼此。”

***************************************************************************************************

“哎呀,貓爪的觸感和人手的觸感果然還是不一樣呢。”

“你撓的我很癢,貓。”

“不多摸一下我怎麽能好好體會到底有什麽不同呢。”

“………………那天到底是怎麽囘事?”

“哪天?啊那天阿,呵呵……是,秘密……”貓神秘地笑了笑,然後對準的唇親了下去。

“貓。”

“嗯怎麽了?嗚哇!”閃亮的雙刃刀準確無誤地對準了貓紫色的雙眼。

“下次不准再用剛吃完貓罐頭的嘴舔我。”的聲音冷冷不帶一絲溫度,雙刃刀閃出寒光。

“啊啊啊我知道了!你快把武器收回去這樣很危險的啊啊啊……………………”



·END·



嗯通篇都是冷笑話,冷死我了|||||||||||||||

最後的場景請參考下面這張圖自行想象 囧

831cb711d31a3b1ab8127b3d




 

[原創]《東魔龖》Happy Birthday.and,I LOVE YOU(CP:京龍or龍京!?)

工口文難產的結果就是產出了少女文= =
靈感來自休迪翊《京龍夫妻相性100問》。

以下,人物形象毀滅有,主人公少女化有,原作劇情時間忽略有,溫馨推薦服藥后觀看,謝謝合作- -


===========================我是少女的分割綫=============================

“龍麻,你的生日是什麽時候?”

“哎??”

值日的時候,京一突然沒頭沒腦地冒出這麽一句,逆光側影,看不清表情。

“我問你生日啦!幾月幾號?”

“爲什麽,突然想到問這個問題?”

“別管爲什麽反正我就是想知道,什麽時候?”

“氣”強烈地傳達過來,京一他是認真的,不過,到底爲什麽?心底浮起了奇異的想法,脫口而出的是連自己也出乎意料的答案:“30日,我的生日是2月30日。”

周圍一陣竊笑,而京一卻似乎完全沒有聼出個中微妙:“2月30是吧,我記住了。”

看著那慢慢走遠的背影,龍麻輕輕地笑出了聲。應該,很快就會發現的吧,2月30日的秘密,然後就可以知道京一爲什麽會突然問我生日的原因了。

誰知道這一“很快”居然轉眼就過去了一個月。

京一,今天又一個人先走了,自從那天以後。

“我有點事,所以沒辦法和龍麻你一起了,抱歉啦!”這麽說著,一下課就不見了人影,有時甚至乾脆一整天都見不到一面。

本已習慣了身邊形影不離的存在,如今卻像丟失了什麽似的,空落落地生疼。

是因爲發現了“2月30日”的秘密麽?對不起,我不該開玩笑的,可是京一,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京一是笨蛋……大笨蛋……

“龍麻!”連幻聼都出現了,我該怎麽辦啊……

“龍麻!找到你了!”不對!不是幻覺!

“京,一?你,你不是有事先走了嗎?”

“不要管那些了!你跟我過來!”帶著拳套的手腕被強力地握住,然後就這樣被拖上了空無一人的天台。

“龍麻,”京一筆直投射而來的視線裏帶著從未見過的嚴肅,“2月沒有30號對不對?”

果然,是因爲這個……“對不起,我只是想開個玩笑,沒想到京一你當真了……”下意識地躲避著那灼人的目光,預計接受一場責問,然而。

“啊啊啊啊啊啊我是笨蛋爲什麽沒有更早一點發現啊啊啊!!!”聽見的卻是鬱悶的悲鳴!?擡眼,剛剛還咄咄逼人的氣勢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抱頭蹲地的大型犬一只!?

到底,什麽狀況阿?完全搞不明白,頭腦一片混亂|||||||||||下一秒,整個人都被擁入了熟悉的懷抱,緊緊地抱住,緊到肋骨都發出了嘆息。

“京,京一?”心跳在莫名加速。

“對不起我是笨蛋。”低沉的音色在耳邊近距離地奏響,帶起一波肌膚的震顫,“這一個月讓你落單了,抱歉。”

爲什麽要道歉呢?應該道歉的是我啊。

“本來是想在生日那天送的,不過既然這樣,那就當成道歉的賠禮好了。”一邊說著,一邊遞上了一個盒子,草莓圖案的可愛包裝紙,打著笨拙的蝴蝶結。

心中,傳來什麽融化了的聲音。“我,可以拆開嗎?”

扭轉到一邊的臉和遊移的視線足以作爲回答。

躺在盒子中的,是一支輕薄精巧的手機,在街頭看到過廣告,最新款。

“嗯哼你傢不是沒有裝電話麽找你很不方便啦而且你又總是喜歡不打招呼地一個人行動大家都會擔心你所以……”

“這個,很貴吧……”

“也不會啦也就是打工一個月而已……哎龍麻?龍麻你怎麽了?不喜歡嗎?俄對不起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就擅自作主買了……”

“京一,京一……”幸好劉海很長,可以掩飾所有的情緒。

“龍麻,你沒事吧?”朝我伸出的手,溫暖而溫柔。

我不想放開。

我爲什麽要放開。

“謝謝你京一,我很喜歡……”

“呃?啊,阿是嗎?那太好了哈哈哈……”

“那個,雖然還是不知道龍麻你的生日,但就當作提前慶祝吧!”

“生日快樂,以及,以及,那個,我,你……那個……唔!?”突然覆蓋上來的柔軟阻斷了那些想說,卻説不出口的話。明明是如此青澀的吻,卻是那麽地甜美。

“呐京一,你的生日是什麽時候呢?”

“啊?”

“因爲京一送了我這麽好的禮物,我想要回禮。”

是的,最好的禮物,朋友,搭檔,以及我可以想象得到的所有美麗的感情,它們是那樣地不計其數,爭先恐後地佔據了心中每一寸的領地,再也留不下任何空隙。

“所以,把我自己送給你,好不好?”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到什麽足以回報的了。

而且,就讓我代替你,說出那說不出口的話語吧:

“Happy Birthday,and,I LOVE YOU。”



·END·




題外話少許 囧

寫的時候腦袋裏時不時出現這樣的場景:

“龍麻!笨蛋!快躲開!!!”

“不行!”轟然巨響。

“龍麻!爲什麽不躲開!?”

“因爲,因爲……”奄奄一息狀,“如果我躲開了,京一送給我的手機就會被打壞的……”

……
………………
……………………



好吧我承認這其實就是一篇冷笑話||||||||||||||||


09 | 2007/10 | 11
Su Mo Tu We Th Fr Sa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プロフィール

樨兔子

Author:樨兔子
腐女子,愛好無限多,喜新不厭舊。
雜食動物,ACG皆可。
目前女神系列長明燈中。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