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人品這東西是吧不就是那天邊的浮雲麽

話説這兩天動不動就被身邊的人吐槽。

比如昨天……
SH:今天是29號了哦~~
我:我,我知道……
SH:不去玩英雄外傳麽?你期待了那麽久的。
我:…………那也要我去得了日本阿|||||||
SH:咦我還以爲你會一發售就飛的去買呢。

口胡我是高達麽!雖然在這個時候我也希望自己是高達啊啊啊|||||||||||



還比如前天……
紫:元政的本子要不要?
我:………………原則這東西果然是用來動搖的麽|||||||多少錢?
紫:不是啦是網上的啦,你要不要?
我……………………先收了再説|||||||||
(過了一會兒)
紫:那,蒼紅的,你要不要?
我:……………………………………………………收了再説收了再説||||||||
(又過了一會兒)
紫:喂!ALL政的要不要阿?
我:…………不要再問我了啦一起收了啦T.T
紫:原來你的RP值已經是負的了麽~~~~

淚奔!我去追尋那早已流浪天邊的RP小姐了啦||||||||||||||






除了小十政的本子還一起買了BASARA的日版漫畫,雖然是一代的故事但裏面也有小十郎,雖然和二代遊戲裏的不一樣,雖然看上去就是和佐助保姆一類型的角色,但是,看多了居然也覺得很順眼………………

這是關於伊達右眼的一段對話,看不懂的去找我之前日誌裏的史實- -
1



然後便是吐槽……………………
2



但關鍵時刻不愧是伊達最可靠最信的人//////////
3



同時也是最了解自家小孩子脾氣主子的人~~~
4

5

6



恩小十郎我相信你一定是放水了,於是就被伊達反吐槽了 囧
7


噴!這樣笑得好少女!
8


很帥吧很帥吧><
但是!
這個小十郎!他!明顯!是個!
勞碌命!愛擔心!動不動就被伊達拖得團團轉!眼角還有一顆淚痣!
啊啊啊啊難道我要倒戈去政十了嗎!?
不不不這麽逆天的事我做不到!(天音:你做過逆天的事還少了麽= =)
我該怎麽辦啊啊啊啊啊|||||||||||||





昨天把閃光的翻譯做完了,查過字典后果然發現了很多抽抽的東西…………
比如“彼”這個字的含義,字典裏其中一條解釋是:

對丈夫或情夫的愛稱。

噴!日文怎麽可以這麽邪惡!等等!這句話到底是誰對誰說的啊啊!到底誰是誰的情夫阿 囧


還有諸如此類“你不讓我喝酒那我該怎麽辦”“政宗大人想要什麽只要是小十郎能夠辦到的一定會去做”“那麽你就來代替酒(的作用吧)”(不負責任前情提要:打完仗的妖孽因爲一些小時候的記憶和隱約殘留的血的氣息而無法入睡於是提著酒來找胡蘿蔔結果被看出借酒澆愁的本來目的惱羞成怒的情況下妖孽說出了基本直接等於“來H吧”的宣言 囧)
當然之後就是工口了 囧(15N的本子嘛)
還有什麽“我真實的一面只會暴露在你面前”“小十郎,今夜,留在我身邊吧”之類……
血!不帶的!妖孽你怎麽可以說這麽示弱的話!犯規啊啊啊啊(血過多死……)




於是今天又跑去找代理定了和泉八云的BASARA2官漫的第一卷……因爲有小十政……因爲加郵費才50左右……
但是!在販售葉面上還看見了好多同人本子!還有這樣的東西!
未命名
這叫打折麽……可是加起來還是有500左右阿||||||||||
望著英雄外傳默默流淚T.T





南昌的D版商你們一定要勤快啊啊!
阿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不在吐槽中爆發,就在冷笑話中滅亡(完)

儅你不管準備寫什麽文字,文藝的或不文藝的,實際寫出來的時候不是冷笑話就是吐槽,這個時候,該怎麽辦= =?

我已經被(偽)文藝之神抛棄了……………………

同時也被RP之神抛棄了……………………我的本子我的快遞啊阿T.T



戰國BASARA的廣播劇目前收入的有五部(硬生生扭轉話題|||||||),分別是
〈1〉宿命!川中島合戰!
〈2〉百花繚亂!小田原之役!
〈3〉蒼穹!姉川之戰!
〈4〉紅蓮!三方原會戰!
〈5〉漆!本能寺之變!
然後還有明年2月預計發售的
<6>邂逅!戶内海之戰!
估計我就收齊了(前提是CAPCOM不再出||||||||)
以下是從官網挖來的人物介紹,這裡權儅聲優列表好了,不要問我爲什麽有些人的是CG圖或沒有圖,那是因爲我對他們的2D或不管CG還是2D都非常的不滿= =

1


2

4


3

8


9


7


6


5

13


12


11


10

16

15

14

17

3


其實正義同學的第二套好看多了……決定等英雄外傳入手后第一個打他的天下統一模式= =
1



爲什麽胡蘿蔔同學你的2D就那麽的……那麽的……
2



以下是沒有圖的= =

丰臣 秀吉:置鮎 龍太郎
(突然發現我不滿的人也沒有幾個…………)


下面開始是聼后感,YY有,吐槽有,個人感情強烈,怕被影響不能接受的孩子慎入 囧





(未完,等我明天中午來搞定剩下的|||||||||)

於是中午沒上成大家等我明天來敲那一不小心就掰出來的幾千字 囧

恩我來了|||||||||||||



<1>宿命!川中島合戰!
登場角色:伊達政宗,真田幸村,猿飛佐助,春日(かすお),武田信玄,上杉謙信。
由於是一代的故事背景,所以沒有縂攻殿的胡蘿蔔君,所以相當地沒愛,基本上只聼了兩遍就從MP3裏移出了,等想起準備重聼時卻因爲操作失誤永久刪除了第一軌導致再聼無能……只有三點印象深刻的感想:
一,佐助你還真……可憐。爲了春日差點連命都搭上了但春日還是連正眼都不給他一個……不過誰叫他偷看(還是應該說無意!?)春日出浴呢,自作孽不可活~~(P.S:子安難得的陽光型角色,但仍舊很有魅力,推薦)
二,幸村和信玄這一隊笨蛋主僕,太吵了!相當地吵!簡直吵死人了|||||||滿兒盡是“禦舘樣!”“幸村!”“禦舘樣!!”“幸村!!”……化身為佐助一旁默默綫……
三,謙信和信玄,你們說得好聽是宿敵,但也沒必要動不動就勞命傷財地打川中島合戰好不好,還一打就四囘||||其實,你們是夫妻吵架導致妻子囘娘家丈夫千里尋妻吧(誤)




<2>百花繚亂!小田原之役!
登場角色:伊達政宗,片倉小十郎,真田幸村,前田慶次,丰臣秀吉,竹中半兵衛
從這部開始便是二代故事背景設定了XD
二代新入主角慶次個人相當地喜歡,雖然在小田原這場中戯份不算多,但只要一聽見他的聲音就會不由自主地笑出來,特別是他亂入蒼紅對決的那一段,簡直就是“看吧我才是三個主角中的總攻”的宣言XDD(誤很大)當然聼得最興奮的莫過於小十政的部分了(森川殿///////少女狀捧臉><)
十:政宗大人無恙小十郎就放心了。
政:……你今天話很少阿小十郎。
十:是這樣嗎?
政:沒錯,本來從小時候開始就是很囉嗦的一個人了。
十:是啊小時候的政宗大人就已經很令人頭疼了,一直以來還真是辛苦阿……
政:喂喂,要吐槽也太早了點吧,會早衰的阿!
聽到這段的時候當場笑噴,然後開始翻滾。吐槽萌!害羞(!?)的筆頭巨萌!嗚哦哦哦哦哦這種青梅竹馬的身份關係怎麽看都巨萌無比啊啊啊>/////////<(我一定要死心塌地堅守小十政原則!什麽蒼紅!什麽松十!都去浮雲去吧!吧,吧……)相比絕對有愛的主角這一邊,丰臣軍那兩只就……奇怪我明明原來很喜歡石頭和鯰魚的啊OTL鯰魚貌似從高達種子開始就走上了詭異的戲路,於是在BASARA利也不例外,所役便是最猩猩的丰臣秀吉……(還我優雅貴族鯰魚啊啊TAT)而更加糾結的是鮎鮎在戰國類遊戲中的角色,不管是猛將傳裏的長宗我部元親,還是BASARA裏的丰臣秀吉,這兩個人都是,話癆|||||||(那麽多臺詞念得不累麽鮎鮎)然後石頭役的竹子,這個人本身其實萌點還蠻多的,但由於跟了個話癆主子(這是重點- -)再加上BA的竹子=無雙的三成,於是只要有丰臣軍對話的部分我都會直接按“NEXT”(石頭我對不起你|||||||||)小田原最後的結局是蒼紅聯手擊破山猴子秀吉……怒!爲什麽是蒼紅結局!掀桌!!!





<3>蒼穹!姉川之戰!
登場角色:伊達政宗,片倉小十郎,緻田信長,明智光秀,淺井長政,阿市
啊哈哈哈這是第一部入手的BA廣播劇所以小十政情結應該和它脫不了關係 囧
因爲先戰國無雙上手的緣故,所以對姉川這場,更準確點來説是對淺井夫婦,有很不一般的感情,但是這是BASARA,不是無雙……你好正義同學,你好有自虐愛好的市……口胡!我對BA的淺井夫婦相當地不滿!從頭到腳都不滿!雖然市成天哭哭啼啼說對不起對不起都是市的錯這樣是很煩人,但是人家筆頭還會溫柔地安慰加開導,而正義同學你呢?儅阿市問道“長政大人您把阿市當作什麽人呢?”時只用一句“你是我妻子所以快睡吧”敷衍代過……上帝啊快把這個滿腦子只剩下所謂的正義的愣頭青給切爛了吧!於是在最後正義同學被魔王一槍解決,只剩下阿市一個人……啊哈哈歷史的確是這樣的呢,而且我不是不想看見愣頭青的正義同學的麽,那爲什麽還會覺得胸口很悶……“市的夢想,果然不管在哪裏都是永遠不會實現的”“拜托了,獨眼龍,請,殺了我吧……”市的夢想只是能和最愛的長政大人在一起,所以伊達在眼看就要到手的勝利面前收手了,撤軍了,可這份心意卻被魔王的一記冷槍擊得粉碎。其實,淺井還是很愛阿市的吧,否則也不會在最後關頭推開阿市自己擋下了那一槍。CAPCOM你們不是在徹底顛覆歷史的麽,但爲什麽要在這一場戰役上如此尊重史實!(默默換上戰國無雙的遊戲碟去打金崎撤退戰圍歐朝倉義景以疏解心中怨氣)好吧至少姉川這部裏我還能聽到最愛的小十政……不知是不是BA廣播劇的固有模式,基本上每一部裏都會插入一段回憶劇情,川中島是幸村和信玄的初遇,小田原是半兵衛和秀吉的結盟,而姉川,便是獨眼龍15嵗初陣之前與伊達傢龍的右眼的“真劍勝負”(不曉得怎麽翻譯這個詞才又貼切又美感索性原文扔上反正從漢字也應該很容易理解其含義的 囧)也就是小十郎不贊成政宗過早參戰理由是戰場上情況瞬息萬變難以預測政宗大人劍術雖然是天下第一(可能有誤)但也難以應付筆頭不聼堅持己見迫不得已小十郎提出當場比試一番讓政宗大人輸得心服口服。結果?可想而知是吧,因爲這就是攻與受之間不可逆轉的實力差距啊~~僅一招便勝負已定,伊達你真的好弱囧(被CRAZY STORM打成碎片……)被打敗的伊達才剛被小十郎“説教”了兩句,就開始爆發了|||||||語氣相當激動地說了一大段,内容無非就是戰國亂世民不聊生一定要儘快取得天下創建一個和平安定的國家讓所有人都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這是我的夢想所以我必須去戰鬥雖然我的右眼看不見但我還有你小十郎因爲你是龍的右眼所以我的背後就交給你了讓我們並肩戰鬥吧如此如此,然後小十郎就被感動了囧RZ怎麽說呢,其實這一對也是典型的笨蛋主僕吧……所以才會在小田原那場中被竹子數落得無言以對吧……BASARA裏的每一對,爲什麽都那麽讓人遠目的沒救了呢……遠目……





<4>紅蓮!三方原會戰!
登場角色:真田幸村,猿飛佐助,武田信玄,明智光秀,濃姬,川傢康(+本多忠勝?)
恩看標題就知道是哪個角色主役的劇情了所以當初猶豫了很久要不要收這部,不過事實證明即使對幸村沒愛的我也可以在別的角色身上找到熱情~~~最初是衝著濃姬去的,因爲先收了這個系列的最後一部本能寺所以事先知道濃在三方原這場有出現(而且還挂了,默)抱著這樣的想法去聼完三方原后發現,濃的戯份好少!而且完全不像那個遊戲中繚亂無比的火焰之蝶!那個發音奇怪似乎帶能劇風格的毫無魄力的普通女人是誰啊!誰啊T.T就是因爲完全不像濃才會被明智光秀偷襲砍死的吧= =明智光秀,背叛的狂人,嗜血的精神異常者,速水獎所演繹得這麽一個角色,簡直讓人一邊毛骨悚然一邊拜倒。絕贊啦!怎麽可以這麽贊TAT那種前一秒還言談舉止高雅穩重下一秒就可以狂笑著揮舞鐮刀沉浸在殺戮的快感之中的變化……速誰大人您太油菜了T.T(到回頭去重聼姉川和本能寺的某人)許久未出現的佐助在這部裏也有登場。之前只聽到幸村一個人孤孤單單地獨闖本能寺時還以爲佐助也和濃一樣遭遇了悲慘的命運|||||喂喂佐助好媽媽,你怎麽可以就這樣放你傢旦那一個人被復仇和熱血衝昏頭地去單挑春花和魔王呢?別告訴我你預見到了會出現蒼紅共斗的結局= =我還寧願相信你是被本多打得休傷假去了- -戰國最強本多忠勝!沒有聲優!(只會發出機械轟鳴音!)只要傢康一喊“召喚本多!”就從天而降!(其實它不是人是高達!)一個BASARA技過去管你武將還是小兵全地圖清光!(所以只有本多才能在40秒限定的嚴流島中擊敗天下無雙的宮本武藏!)扯遠了|||||||我只是想説明一下本多有多害而已 囧 害到幸村和佐助聯手還用了點計謀才好不容易將其打敗,兩個人還都被打得破破爛爛。但幸村不愧是小強,居然在那麽短的時間内就又能“燃燒吧我的靈魂!”沖去本能寺報仇了……所以佐助你還是好好養傷吧因爲你是正常的好孩子|||||||||最後,川傢康=大川透=儸伊·馬斯坦古!?歐麥嘎我拒絕相信事實!我什麽也沒看見!






<5>漆!本能寺之變!
登場角色:伊達政宗,片倉小十郎,真田幸村,阿市,緻田信長,明智光秀
系列的最後一部,繼蒼穹姉川,紅蓮三方原後的大結局,在前兩部生還下來的角色基本上都有出現。因淺井夫婦而決心討伐緻田信長的伊達,因主公被害而找明智光秀報仇的真田,蒼紅聯手共戰本能寺……又是蒼紅結局!掀桌掀桌再掀桌!爲什麽偏偏蒼紅就是那官配而我偏偏又最雷官配啊啊T.T特別是最後兩人一起說的那些什麽信義必勝爲了理想而戰之類的和諧口號,簡直雷得我風雲失色。要知道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種東西,當時看東魔倒數第四集大決戰時也是,在聖母同學的帶領下,以拳武舘那幫腦殘為代表,大家齊刷刷喊口號的場景……好冷好冷冷死我了|||||||幸好還有速水大的春花來洗耳T.T春花同學延續了姉川和三方原中的出色表現,妖嬈又BT的聲綫以就讓人欲罷不能啊啊`~~不過魔王是不是給修正得太弱了?還是春花本來就有這麽強?魔王居然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只說了句“無關是非”就被幹掉了||||||當然再強也強不過主角那兩只。對不起幸村我要修正之前對你的評價,你不是小強,而是偉大的,大強= =伊達你別笑!你也是大強一只!靠這兩只在吃了魔王一記固有技之後又挨了春花一招BASARA,竟然還能爬起來聯手放BASARA大招幹掉春花后還能在最後關頭爬出即將燒毀的本能寺……這已經不是人類所能辦到的了,所以你們是當之無愧的大強啊啊!(被虎炎和HELL DRAGON擊飛)之前在姉川那部中只會哭只會說對不起對不起的阿市倒是在本能寺中脫胎換骨,應該說經歷了大喜大悲痛失所愛之後猛然覺悟了?總之不但説話聲音大了很多且語氣也變得十分堅定,但儅聽到她刀攔下朝本能寺進軍的伊達時我就有了不好的預感,果不其然,八點檔橋段出現了!説是說已下定決心全力一戰因爲這是市的命運,結果在伊達毫無放水的一刀砍下來的時候卻完全放棄了防禦和躲閃……“……長政大人,您聽見了嗎?市,這就來陪伴您了……”“……謝謝你,獨眼龍……”混蛋!你是能夠完成心願全無遺憾地去死了,但你有沒有考慮過被你拖下水的伊達的心情啊啊T.T不過幸好,伊達這孩子似乎沒受太大影響,只說了句“那個笨蛋”就有繼續前進了。太好了伊達你還沒有成爲真·文藝青年 囧然而你也太冷血了一點了吧在這一部裏!人家胡蘿蔔同學在最後都哭了哎!當著你的面哭了哎!你居然一點被感動的跡象都沒有!算了小十郎你去嫁給松永叔叔好了= =###





<6>邂逅!戶内海之戰!
登場角色:伊達政宗,片倉小十郎,長宗我部元親,毛利元就,前田慶次,前田利傢,阿松(まつ)(最後兩個可能不對,也許是丰臣軍那兩只,總之我記不清了||||||||)
2008年2月發售預定。
青椒!茄子!戶内海夫婦登場XDDDD唯一不雷反而相當喜歡的一對官配 囧
所以熱切期待明年二月的發售呀呀呀>///////////<









恩以上,在寫了近一周后終于全面吐槽完畢||||||||||||||
那個,誰有川中島的第一軌,請發給我吧,拜謝||||||||||||

HB to 樨from休迪翊 [东魔龖 京龙]春曙之詠

掩面。对不起——————————————生日礼物拖了这么久,却还是废柴作————————————————————
打的话请光打脸(←?!)————————————————泪奔

[东魔龖 京龙]春曙之詠
其实在我脑内,属于和《MoonLight》《前夜》一个系列的……虽然没有直接联系……







春曙之詠

最初感受到的是,热量。

樱色拂过视野。披着风帽的少年微微抬起眼脸,绽放得轰轰烈烈的花海便映入了墨色的眸子。沿着坂道延展而上的繁花。面对着这幅堪称是绝景的绘卷,少年微微放缓了神色,脚步依旧是不疾不徐,以着独特的节奏拾步前行。
路的尽头已在眼前。
嗒。
少年在道路的最后一寸停下了脚步。
他面前是厚重古朴的木门。以及两尊深具威慑感的佛像。
——1998年,4月7日。
——东京都立真神学园高等学校。
——转学生,绯勇龙麻。

校内不似门外那般繁花似锦,取而代之是浓厚的树荫。龙麻向着校舍的方向缓缓走去,忽然间,脚步顿了一顿。
“……”
热度。
对这温暖的春日而言,略嫌不合时宜的热度。
灼烈,刺热,仿佛在焚烧自己,又仿佛在燃尽他人一样的,赫然的热度。
……是“气”。
有一股这样的“气”,带着戒备,携着敌意,冲着自己迸射而来。
来源是——三步开外的那株巨木……之上。
“……”
龙麻只是微微侧了侧脸,没有抬起头。但是,他同时意识到,自己的“气”仿佛遭到对方的挑拨一般,徐徐地,静静地,腾起。
两股“气”在瞬间发生了什么样的接触,就连当事者都无法言喻。既是激烈的冲撞,又是慎重的试探。既是残忍的互斥,又是深切的融合。
“……”
龙麻挪开脚步,瞬间发生交错的“气”顺势分开。“气”的交汇也会引发精神层面的感受互换,在霎那间接收到他人的情感——这危险且令人不快。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却仿佛像是有一个赤裸裸的“他人”的存在被投射进了自己的意识之内。这感受堪称毛骨悚然。何况,从方才的“气”的主人的内心感受到的感情——最深最激烈的感情……
……仿佛是在焦躁什么。仿佛是在渴求什么。仿佛是在希翼什么。仿佛是在呐喊什么。
“……”
龙麻张开双掌,然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是那个人,还是自己呢?
他缓缓握紧了拳。
拳心的温度微然地有所升高。“气”的热度亦然。
简直像是——被染上了那股“气”的主人的色彩。
……有什么将要发生?
忽地想要回头看看那人的模样,却按捺住了这份冲动。
没问题。无需用眼来确认。没必要靠五感来记忆。那股“气”,那股比盛夏的烈日更加灼热的“气”,自己绝不会忘却。
……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下次相遇,哪怕是混淆在数以千计的人群之中,龙麻也确信自己,不会错认。
……哪,你会,是我的,什么人,呢?

热量。
这是记忆中,最初的标的。

***

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
那一瞬间,一切都突然变得不再需要。

生活原本就仿佛一潭半温不热的水。水中有氧份,却难以呼吸。水面有光射入,却无法生热。伸出手,什么也抓不住。日日间积攒起的烦躁偶然会逼得自己想在无人的空境嘶声呐喊。
……缺了什么。
……找不到什么。
……想要得到什么。
却连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于是继续日复一日地累积着不知名的焦躁。

4月7日。
从来没人期待蓬莱寺京一当个好学生,当然京一本人也完全没有这个意愿。于是即使他是双腿搁在桌上全无形象,“身在教室”这个事实便已足够换来或赞赏或惊异的眼光。
——切,谁没事爱来什么学校啊。
——要不是犬神那混蛋大叔威胁我“开学第一天不来的话就准备留级”的话!
——反正来过了就是了。待会儿就闪人吧……
——…………不过,早上那个。
早上,京一坐在枝桠之间,看见的那名男生。
感受到的,那个“气”。
如风似水。无色透明。清冽。
浩瀚。
仿佛可以覆盖掉身畔一切别的存在。仅仅是刹那间的接触,京一的“气”就像是被其缓缓化开。像是被其悄然渗透。原本干燥、灼烈、过度浓厚的京一的“气”,在那瞬间的接触之间,竟像是得到了柔化。
——……谁?
——那种家伙,我们学校本来绝对没有……
——那么是……
那么,是班上那群家伙在窃窃探讨的,“不合时宜的转学生”么。
嗒。嗒。走廊里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是玛丽亚老师。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陌生的步伐。
……来了。
那步伐极其轻巧,近乎悄然无声。伴随着步伐渐渐靠近教室的存在感却巨大得无法忽视。
巨大得无法忽视的,那股,“气”。
京一合着眼俯着头,嘴角却浮现出些微的笑意。
……来了。
会是什么样的家伙?
是敌?是友?什么样的目的?有多强?
——会给这个如同温水槽似的城市,带来什么?
——会•给•我,带来什么?
嗒。嗒。高跟鞋的声音一步步靠近。
……来了。
“气”在高扬。情绪在高扬。灵魂在高扬。
京一坚持不睁开眼。
无须睁眼。
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
此时此刻,这一切都突然变得不再需要。
那股“气”,不是用世间常理可以局限的存在。那股“气”,不是用五感能够体会的存在。
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全部,不再需要。
用身体来感受。用“气”来感受。用心魂来感受。
……来了。

***

啊。
心中微微一动。

赤茶色头发的男生,是龙麻在真神学园接触到的第一人。
是早上,龙麻遭遇的那股“气”的主人。
毫无疑问地。没有疑问余地地。
那股“气”,哪怕再过十年百年,龙麻也不会错认。
男生有着硬质的容貌,以及醒目的打扮。赤茶色的头发根根桀骜,鸢色的眸子仿佛在燃烧。
……和“气”很相似的人呢。
龙麻安安静静地站在讲台边,面孔上读不出表情。台下的喧嚷沾染不到他。“无色”——这是龙麻的武术老师•鸣泷冬吾对龙麻的“气”的评价。平稳安然,微凉。毫无缘由地——极难被其他人染上色彩。
就像是某种尊贵的生物。温和,却固执。轻易不为所动。保有着独有的色彩和温度。孤单。高傲。
乍看之下与龙麻的气质并不吻合的特质,却确确实实存在于龙麻的“气”之内。
这样没什么不好。鸣泷这样对龙麻说。你只要是你自己就可以了。你是比你自己所以为的要重要得多的存在。是绝对不可以被玷污、绝对不被允许堕落的存在。所以,你的这种特质,可以保护你自己。可以保护你之外的很多事物。
身边的金发班主任正在介绍自己。即将道出自己名字的瞬间,桌椅咔嗒作响。
全班的视线都集中在一人身上。
龙麻也望着他——赤茶色脑袋的男生,懒懒散散地站起身来迈开脚步,以略嫌粗暴的语气与班主任交换着言语。
……原来是这样的嗓音呢。
龙麻带着几分的新奇感这样心想道。视线一刻也未曾从对方身上挪开。他看得见——方才也猎猎燃烧着的“气”,正在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热量。
前所未有的,斗气。
“……!”
男生拔刀和龙麻错身避开,两人的动作几乎发生在同一瞬间。木刀撕裂空气,龙麻身后的板发出轰然的声响。龙麻无暇去确认板的惨状,抬手抑制住了再度向自己袭来的木刀。
“!”
木刀上传来的力量霸道得难以置信。龙麻微微一惊的同时,意识到对方也在诧异。换言之,于彼此都是前所未遇的强敌。双方以纯粹的臂力僵持了数秒,不约而同地迈开脚步,向着窗外——飞身跃出。
身后传来师生们的惊呼声。两人毫不动容。落地动作干净俐落,尘烟不扬。格挡,回避,反身翻转。龙麻轻巧地错开了一道又一道攻击。额际的碎发在视野中一摇一曳。
同样一摇一曳的,是樱色的花瓣。
在花雨中,龙麻终于停下脚步,缓缓转身。
“不再逃了吗?”
木刀在空气里划出凛冽的声音。手持木刀的男生一手叉腰,立在那里注视自己——依旧是沸腾的“气”,以及自信到近乎凶恶的笑靥。
“这里的话,就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
这是相遇以来,龙麻对男生说的第一句话。
男生收细了眼。鸢色的眸子里迸出了越发鲜烈的光。
“……嘿,真不顺眼。”
可是,他的表情却与话语背道而驰。跃跃欲试地,仿佛是觅得了新的玩具的孩子王般的——按捺不住好奇心的神情。
龙麻缓缓地眨了眨眼。

樱花飞舞。
拳风和剑气将它们冲散,却未曾伤害到它们分毫。随着气流旋转乱舞,又顺着气流环绕在两人身边。
樱花飞舞。
战斗的终止与开始一样突如其来。龙麻的拳停留在男生的眼前不到半寸之处。男生的木刀紧贴着龙麻的颈子戛然而止。
樱花飞舞。
龙麻感知到有什么人匆匆跑来。可他无从确认。眼前人的鸢色的眼,紧紧地狠狠地咬住了自己不放。
樱花飞舞。
四目相对片刻。终于,对方突然之间,撤去了一切的斗气。
然后。
绽开笑容,冲着自己发了声。
“蓬莱寺京一。”
自信满满的,却在哪里像是个孩子似的,笑容。

咯咚。
……啊。
那瞬间,龙麻心里忽地有什么微微一动。

——起初觉得,是有些可怕的人。
——完全不知该怎样与其相处的人。
——但是,有这个笑容的话。
——是有着这样笑容的一个人的话。

龙麻收回了拳,放缓了“气”,站直身体,然后安安静静地露出了笑靥。

“绯勇,龙麻。”

***

令京一好奇到不行的转学生,绯勇龙麻。
端正的容貌,安静的氛围。光看第一眼的话,就像是随处可见的乖乖高中生。可是武术造诣却非同凡响,甚至散发着浩瀚的“气”。这巨大的矛盾在他身上共存得异常融洽,叫京一无论如何也移不开视线。
——太有趣了……
“那个,蓬莱寺君?”
面对自己打量的目光,绯勇偏了偏脑袋露出不解的模样。京一挑挑眉:“都几岁的人了,‘君’什么的就饶了我吧。我也直接叫你姓,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蓬莱寺。”绯勇微笑,“那个,身后……”
身后?
“……你们三个怎么会在这里?!”
醍醐和樱井和美里。从三种意义上来说很麻烦的三个人。京一不耐地挠头。你们都不上课了吗真是的。话说从刚才开始远处就人头攒动吵闹得不行。该不会全校都跑出来看好戏了吧。我们学校这样子真的好吗。
“真麻烦……喂,绯勇,回教室去?”
“嗯。”发的少年颔首,向着自己走来。一旦收起了那股巨大的“气”,绯勇看起来就只是京一平时绝不会去注意到的乖宝宝好学生。安静沉稳,不怎么说话。和这种类型的家伙该怎么相处?说实话京一心中完全没底。虽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但是京一素来不是人际关系良好的类型。打架伙伴的话倒是一抓一把,普通友人可以说是几乎没有。醍醐勉强算是比较亲近的友人,可是他和绯勇的类型实在相距甚远,无法作为参考。即使如此京一也想要试着接近绯勇。他太特殊,太特别了。
……午饭找绯勇一起吃吧。
上课时京一托着下巴这样想道。绯勇便在不远处的座位上认真听课。切,果然是好孩子吗。真麻烦。话说我干嘛也非得坐在教室里上课啊。呼哈……好困。昨晚陪店里那群家伙闹腾到天色渐亮才睡。……不管了,补眠吧。
即使趴在桌上睡着之后,也能够感受到绯勇散发出的隐隐约约的“气”。但是,是自己错觉么。似乎,要比早上遇见的时候,温暖上了一点点。

“午饭?”
午休时候教室里一派喧喧嚷嚷。绯勇坐在座位上仰头望着京一。
“对,午饭你打算怎么办?带了便当来?还是去买?”
“我没有带便当。……蓬莱寺呢?”
“我是小卖部。要不要一起来?顺便带你在学校里转一圈。”
“……嗯,谢谢,蓬莱寺。”一瞬的迟疑之后,绯勇露出了笑容颔首。啊,这家伙的笑容让人很舒服。京一心里滑过这个念头,也不自觉流出笑意:“那么就出发了!太慢的话小卖部就啥都不剩啦!”
“小卖部里的食物味道好么?”
“喔!你问对人了!告诉你,我们学校小卖部的炒面面包是上上品!极力推荐!……不过现在这时候应该已经买不到了就是。”
“啊,那么就明天再买吧。”
“至于其他么……咖啡牛奶味道不坏。咖喱面包也不错。三明治也属于推荐类别。还有就是,虽然我没吃过,不过据说草……”
“草莓大福?!”
“…………………………对?”
是、是我错觉吧,绯勇的眼中有光芒闪烁……正在努力说服自己的京一被绯勇一把抓住肩膀。
“那么也有草莓牛奶么?!”
“…………………………我想……喂!绯勇!”
不要在我话音未落的时候就以难以置信的速度飞奔出去!早上打架的时候你动作都没这么矫健吧!不对!首先,你倒是怎么知道我要说的是“草莓大福”和“我想有的”啊!还是不对!首先的首先!
安静沉稳寡言少语乖宝宝好孩子的绯勇龙麻君,喂!!!!!!
京一几乎是反射性地撒腿追绯勇,绯勇却早已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小卖部方向传来的一片哗然。京一从十几格楼梯上一跃而下,连续几次急转弯之后,映入眼帘的是——
“啊,蓬莱寺。”
手捧——不,怀抱着一堆食物,冲自己露出欢喜笑靥的转学生。
“绯勇你……”
“我买到了炒面面包呢,给。”
“喔……喔,谢了。……不对,你手里那堆是啥?!”
“草莓大福?”
不要用疑问句来回答我的疑问!我比你疑问多了!
“绯勇你……喜欢草莓?”
“嗯!最喜欢了!”
呜哇。好耀眼。你的笑容真的好耀眼。绯勇。
“…………………………我没记错的话,学校里好几台自动贩卖机都有卖草莓牛奶来着。”
“咦?真的吗?哪里?!”
嘎啦。
京一听见自己心中对绯勇形成的印象图正在持续不断地发出巨大的龟裂声。即使如此他也还是极力保持平静地带其游览校内一圈。
“大致就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来问我就是。”
“嗯……那个,蓬莱寺。”
“唔?”
“早上我就在想。”
“啥?”
“东京的学校,都会在校门口摆放佛像吗?”
“……………………………………”
“还有,东京的学校,都会将校门造成那样子吗?嗯~怎么说呢,进校门的瞬间,感觉好像是上道场踢馆一样诶。”
“……………………………………”
很质朴的疑问。很质朴的感想。是的,这么说来我在进这个学校的时候也想过这问题……
可是……
“怎可能全东京的学校都这么做!只是真神比较特殊!还有,你有去踢馆的经历吗!说得绘声绘色的!”
啊,不小心怒吼出声了。
……掀桌!管他的!事到如今再顾这顾那的也无济于事!原本,迁就着对方就不适合自己个性!何况,说到底,绯勇的性格根本不是自己原以为的那样子!
“嗯……去踢馆的话没有。但是,有被踢馆过呢。”
“啊?!”
“以前学习武术的地方,常常有人来踢馆呢,我有代表道馆出战过。”
“……………………………………”虽然我也没资格说人家,但是这究竟怎样的人生啊,你……
“啊,还有,蓬莱寺。”
“……啥?”
“这个学校,上课的时候睡觉也可以吗?”
“……啊?!”
漆的眸子冲着自己笔直望来。
“昨晚没睡够,一直很困,可是总觉得上课时候睡觉不好。但是我看到蓬莱寺一直都在睡……所以说,莫非在真神,上课睡觉也没问题?”
绯勇很认真很认真地露出了烦恼的神色。
“……………………………………”
嘎啦。噼啪。稀里哗啦。
终于,之前对绯勇形成的所有印象图,支离瓦解,灰飞烟灭了。
京一浑身脱力地蹲坐在原地。蓬莱寺?头顶上传来绯勇迷惑的声音。
莫非。难道。该不会。
不。
绝对。显然。毫无疑问。
“绯勇你……其实超级天然的吧……”
“天然?”绯勇歪了歪脑袋。京一这时才注意到他时不时会流露出极其稚气的举动。
“还有,我说,你上午显得特别安静的原因,该不会是你……睡眠不足?”
“嗯。”
这是该坦然点头的地方吗我说……
“哈,哈哈……”
“蓬莱寺?”
什么嘛……
“‘京一’就可以了。”
京一依旧蹲在哪里仰视着龙麻。今天才刚刚认识的,奇妙的转学生。
和这家伙的话。
“咦?”
“‘蓬莱寺’什么的叫起来很麻烦吧。‘京一’就可以了。”
“并不特别麻烦啊……”
无视了龙麻的嘀咕,京一冲他露出笑容。
“喂,我说,下午要不要干脆跷课?比起在教室里,还是去天台上睡觉比较舒服哦?龙麻。”
“……嗯,好啊,京一。”
仅仅是一瞬的迟疑。然后是笑容,以及从龙麻口中第一次呼出的自己的名字。京一满足地收细了眼,一跃而起。
“好!那么就决定了!去天台!先是午饭!然后是午睡!放学之后我带你去我常去的拉面店!”
“京一喜欢拉面?”
“怎么?难道你不喜欢?”
“不是。……嗯,我也很喜欢呢。”
“嘿嘿,我就说,世上没有会讨厌拉面的人!……嘛,即使你说讨厌,我也要叫你吃到喜欢上为止!”
“咦?一般来说不是只有吃到厌吗?”
“好吃的东西是不会厌的!”京一伸出手臂,目标是龙麻的肩膀。就武术家而言有些纤细过度的躯干就毫无抵抗地任着京一勾住。柔软的发在耳边摇曳。微凉的“气”与自己的“气”掺合在一起,形成了恰到好处的温度。啊,果然。和这家伙的话。
和绯勇龙麻的话。
似乎可以轻松自在、自然而然地相处。
似乎可以抛开顾忌、舍弃隔阂地并肩前行。
是绯勇龙麻的话。
或许可以……
“……啊。”
“嗯?怎么了?”
“刚才的风……樱花落得真漂亮呢。”
“啊啊,是啊。……真不错的春天。”
或许可以,替这个温水槽般的生活彻底地画上句号。
或许可以,让从今往后到来的每个春日,都有着崭新而鲜烈的色彩吧。

哦哦哦燃燒吧我的靈魂!哦呀噶哒SAMA!囧

哎呀維薩我不會打日文呢本來標題用日文打多有氣勢阿被幸村歐飛……
穿越了- -

因爲過生日的緣故,堆積了一個禮拜的廢話數量相當多以至於無法一下子整理出來(其實是包機時間馬上就到了來不及寫|||||)
所以,等我出去轉一圈充公交卡路上好好理清思路了再來寫。



好啦我回来了,但思路还是没有整理出来|||||||||||||||
算了想到什么写什么好了有漏的以后再来补= =


恩第一就是,我的猛将传终于可以和无双2联动了T.T
浅井!伊达!哦哦哦哦哦你们的LV5我终于可以拿到了欣喜若狂状泪奔!
结果小王子的LV5,御枷骑士·市,是把小(?)花伞,粉色条纹,还有好大一个弯弯的手柄……
……………………………………
口胡!!!KOEI你们在干什么!!!学习开普通的恶搞精神么!!???
这都还算了,因为LV5老实说还是满好用的,红莲属性也很漂亮,所以就当是BASARA乱入好了于是又跑去看了所谓的第二套服装……
………………………………………………………………
KOEI去死!!!!!!!快去死一死!!!!!!!!!
浅井夫妻那一身的诡异配色是怎么回事!!!!????仙人翻桌!!!!!!
抱着必死的念头又去看了其他人的,没想到伊达和浓的居然还都不错,稍微宽了下心,然后选择了石田三成,随便点了个战场进去。
=[]=!
=[ ]=!!
=[  ]=!!!
=[   ]=!!!!
这就是当时的心情写照= =
太惊耸了,简直就是触目惊心。请问三成同学您受了什么刺激才导致一夜白头啊|||||||||||||||||
白发!居然是白发!如果再配上个紫色唇彩就可以直接上视觉系舞台了||||||||||||
(结果事实证明不是视觉系妆,小失望了一下)
其他人的……我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了……总之我已经无语问苍天了……
只希望英雄外传不要这么脑残就好(但那是不可能的吧|||||||||)


昨天终于痛下决心去订了BASARA的小十政本子,闪光,虽然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中古本了(买的是二手因为全新的做梦都买不起||||||),然后就开始纠结到底要不要买和泉八云的另一本商业志以及BASARA的官漫,如果他们都是主推小10政的话我就不用挣扎了,然而它们都不是……口胡为什么他们都不是我的CP但都画的那么帅让我的少女心小鹿乱撞啊混蛋T.T
如果全买的话:90+120+100+10=320
看着帐本背面的系色望COS计划默默流泪……
下钱雨吧!!!!TAT


我:你看你看这是我昨天定的小10政本子(发图ING)
{AB502A68-2CDC-4B4A-A334-1F99A44A9979}0
紫:恩?这不是拉比么?
我:………………是伊达啊||||||||||
紫:可是真的很像啊都是一只眼。
我:………………这么说起来我萌的角色好象都是一只眼,而且还都是绿色一只眼……拉比,高杉,那捷尔,元亲,一目连……除了拉比是一开始就知道是绿色眼睛外其他人都是萌上以后才发现的!
紫:恭喜你~~~你被绿色一只眼男人诅咒了哈哈~~~~那这么说起来搞不好伊达也是绿色眼睛的呢~~~
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一辈子都陷入到一个模式中啊啊啊啊TAT
以上,在前天发现长宗我部元亲也是绿色眼睛之后的对话= =||||||||||




majinA01

majinA02
majinA03

。。。

。。。

。。。

。。。

。。。

。。。

。。。

。。。





未命名

很早以前就想发了的心中完美龙京= =
来自以下站点:
http://n-ego.sakura.ne.jp/majin.html

站长大人您是神///////////////只可惜好久都没有更新了,哎……




恩我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说出来的?
好象没有了吧……好象……
于是就先这样吧 囧

【HB TO 樨】〓〓〓地狱少女〓〓〓阎魔 爱 X 2〓〓〓FROM 紫&希



未经同意,转载禁止!!



和服版:晴明希



校服版:紫诺



摄  影:樨



PS:樨&紫诺









怨み、闻き届けたり……











この怨み、地狱へ流します
























贵方の怨み、晴らします





==================================================================



樨生日快乐~~~~~



其实这个贺图是个意外……哈哈哈……



不过我有准时送到哦~表扬我吧~~~



拍照那天太阳很好……可是风超级大!!再加上又是在江边……



人差点没被吹下去……



很高兴和小希一起拍照 ~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合作~



抱住蹭蹭~~亲爱的你越来越美丽了哦~



请一直美丽下去吧~~~~爱里哦~~

脑残的生日贺文——龙京工口,献给小绯/樨 from 小京

“京一?”


“嗯?”


“怎么回事?这个故事不是已经完结了么?为什么大家都会被叫到这里来?”


“啊,你说这个?是听说今天是一个叫‘小绯’的家伙的生日,我们就都被叫出来给他想生日礼物。”


“……”


“怎么了,龙麻?”


“…没事,京一继续。”


“喔。不过开什么玩笑,生日什么的关我什么事?麻烦死了,还要想生日礼物。”


“……”


“怎么啦,龙麻,这样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事,京一,继续。”(微微笑)


“喔……”


—————————没错这里才是正文之分割线———————————————


 “呐小葵,你觉得送什么样的礼物好呢?”


“嗯……要很纤细,又很温柔的吧……其实植物会不会比较好呢?”


“啥?植物?果然是大小姐口味啊。话说回来,又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送什么植物啊?”


“……”


“……”


“……”


“蓬莱寺你还真是无可救药的迟钝啊……”


“啥?”


“京·一。”


“哈龙麻你也过来想……”


“……所以说绯勇还真是可怜呢……”

 

蓬莱寺京一听说小时候的绯勇龙麻是很乖的孩子。粉嫩,娇小,善良,天真无邪,这些形容词毫不吝啬的使用也会匮乏。总之见过照片的人平推测便可毫不犹豫的夸奖。对于这点京一非常疑惑,不知道是龙麻温和的养父母将自己的样子教育成长到个性扭曲,还是他其实就是一株猪笼草外表与内在完全相反。或许……这是先天性成的性格,与教育无关。京一此刻酸痛的腰就是证据。绯勇龙麻,纤细仿佛一折即断的手腕和女孩子一般秀美的面容,手无寸铁而且一脸人畜无害。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像蓬莱寺京一的对手,可是京一明白,他从来未胜过他。在樱花纷落的校园里初遇时就是,在布满草莓图案的床单上也是。


蓬莱寺京一这是第一次到绯勇龙麻的家里去住。虽然一直以来都是让龙麻到自己家去,但是住的这种问题还是应该互相才对——这是龙麻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逻辑。于是今天晚上蓬莱寺京一就荣幸的光临了龙麻家的大门。


……这里是女孩子家来的么……


不,就算说是女孩子的家也太夸张了些,询问对方电话的时候竟然得知正常的高中生家里竟然没有这种如今常备家具。龙麻的说法是没有草莓形的电话……


“……你这家伙,应该说是草莓OTIKU来的么……”


“是OTAKU啦,京一……不过作为草莓教徒,我还远远不足呢。”


“够了!你绝对够了!不要再补完了!”曾经被龙麻叫去使用电脑,原本以为他终于对除了草莓之外的东西有了兴趣,但是后来发生的情况让京一大呼糟糕。龙麻竟然找上了一个草莓爱好者的网站,看到对方收集的1000多种草莓食物之后大受刺激,决定以后的生存目标就是收集超过站主的草莓食物……口胡!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口胡的人!本来一个没有目标的绯勇龙麻就已经相当恐怖,现在竟然给出一个有目标的绯勇龙麻!真相是现在看见龙麻的家京一就头皮发麻。——草莓的墙纸。好吧不知道懂得铺墙纸算不算一件应该感到欣慰的事……但是为什么不能贴成完整的?!一定要贴成草莓形?!还有窗帘?!还有地板?!还有沙发桌布杯子椅子柜子垃圾桶……除了草莓难道就没有正常的么?在环视了一周之后京一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预感。他的眼神飘到床上之后这种预感愈发强烈。草莓床单草莓枕头草莓被套……好把睡到上面保准早上醒来就会变成一颗大草莓……


京一进入屋子只用了半秒钟就对整个屋子里的草莓数量进行了震惊。虽然联想起龙麻平时的作为应该不会觉得如此惊讶。但是直接的草莓视觉冲击波实在……巨大……沉浸于此的京一耳边突然传来了草莓声波。


“京一没有带睡裤吧?^-^


“是没有……”等等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时间去思考就看见龙麻打开了那个遍布草莓的衣柜,内里是毫无变化的图案……


“这是什么……”


“草莓睡衣。^-^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草莓睡衣!但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件?!”


“因为这是草莓春夏秋冬装长短睡衣睡裤……”


什么春夏秋冬!草莓怎么可能活这么久!(虽然在龙麻眼里草莓是永存的……)不关键问题是为什么还有不同颜色的草莓?!不最关键的问题是!他打开衣柜的动作是不是代表着……


“不要!拒绝!除了熊猫我不穿别的图案的睡裤!”京一其实也是熊猫OTAKU来的么……


但是龙麻干脆的无视掉了京一的拒绝,自顾自的拿出了一条草莓睡裤。保持微笑的抬头靠近。


“京·一?没问题吧?”


“有问题!很有问题!”京一一边吼叫一边后退,现在对他提草莓就像碰到含羞草,整个人就会彻底萎缩起来。


“京·一,我想是没有问题的吧?不过,即使有问题我也可以变成没问题的~


“绝对有问题!……等等后一句是怎么回事?!”


京一没有说完就发现自己已经被逼到床边。穿上草莓睡裤或者爬上草莓床单,两者龙麻不会给他机会,二选二,答案只有一个。


企图暴蹿的京一被龙麻迅速按住。“喂你不要在这种时候使用黄龙之力啊混蛋!”木刀剑士的手被按住之后,草莓教徒很干脆的抓住他的外衣。“京一你说不想自己脱所以我就帮你脱呢。嗯。”“嗯个魂阿你!不要擅自曲解别人的意思!”京一眼睁睁的看着那张纤细的脸向自己靠近,直到距离缩短为零——


外表看来柔嫩的唇略带粗暴的吻上对方,京一再次在心中不忿的呼吼——最初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无法想到自己的位置竟然是被动方,京一你好歹也是在歌舞伎町长大的——自己吐槽的结果是更为悲伤而已吧……上衣被扯掉之后,龙麻并没有停下手和唇的动作,而是将两者都向下逐渐移动。龙麻你看清楚你眼前的不是草莓,是也不是品种好的草莓!所以你就算是再舔也不会出草莓味的……京一宁愿请他吃草莓拉面也不愿请他吃草莓豆腐,以上……



因为作者已被雷死,以下部分和谐打码,谢谢合作。


“其实这两个人的关系就像仙人掌呢,就算你不去浇灌它也会自己收集足够的水分来生长呢……”


“而且这两个人的气氛之间那是一个密不可分啊,哪颗仙人掌的刺有这么密的……”


“……等等你们在说谁?!难道是龙麻?!口胡!”


“小·京~


“……如果是这家伙的话,送他一株草莓不就好了……”


“嗯,我好开心,京一,今天晚上我就让你变成一颗倒悬的草莓怎么样?^-^


“……等等!什么叫倒悬?!!!!”

                                 (口胡的完毕)

〖东魔龖〗——————ありがとう——————〖生日贺〗

 

给11月的大家,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的豚,AND我自己。



生日快乐,以及……



ありがとう






特等席:



兔子的窝边草





千年魔の物馆








绯勇 龙麻:樨



黄泉 比良坂:千年姬






摄影:清月昭&紫诺伊人



后期:樨&千年姬



特别感谢:橘子&泡面君



=================================================================




















































以下,花絮部分 囧






下面是广告时间~~~


请认准草莓字样!!!












这玻璃不错```呵呵````













请认准窘窘牌积木= =|||抽飞````





==================================================================



能与你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又让我们相识,我想这一定是上天注定的缘分。



亲爱的小豚,生日快乐!



认识你非常开心也非常的幸福////////////////



让我们一起加油吧XDDDDDD



HB第二弹,图楼

按收到的时间顺序排列:





怪蜀黍OX同学:

697776467265824388






下面这张是写了HB的
723390690146410460


OX同学,当心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对你做必杀动作= =###
這哪裏是龍京了明明就是京龍來著好吧!而且還幾乎沒有臉!
不过看在你是第一个的份上……
谢谢你啦,我会想你的,想你早日回来好对你作必杀动作……












可爱的小莓草:



最早的一份
dsc06913sm9






Q版练笔
56qy936941964zz8







正式1
dsc07711ai6




非常非常可爱的孩子/////////////
超期待你电脑里那份未完成稿哦》《
谢谢你////3/////

11月20日更新電腦完成版










另一上色版本:





用小莓草的原話來説就是:
請相信這是桂抱過去而不是高杉撲過來所以這是桂高啊哈哈哈哈……

好吧我就姑且這麽認爲它是桂高吧 囧


HB TO 樨 FROM 影——这一夜终于安稳睡去(BASARA十政)

 

妈妈,我想活下去……喉咙紧得无法将话说全,头顶响着的是女人压抑的悲痛


你很痛苦吧,这样过下去很痛苦吧,没关系,一会就解脱了。妈妈爱你,一会就不痛了。


不要,不可以。政宗从床上挣扎坐起,又回来了,那段记忆又回来了。


 


政宗大人,你没事吧。门外的声音有种令人安心的魔力。


做噩梦了而已,小十郎,你去睡吧。


躺回床上,却再也无法入眠。那段记忆始终是无法丢弃的啊,政宗无奈地笑笑。


 


让我们从头开始吧,从这个男人最深的记忆开始。“独眼龙政宗”,有名的枭雄。可有谁知道这个男人几乎夜夜做噩梦,长时间的睡眠缺失。又有谁知道,每夜,这个男人的房间外都会站着一个人,在听到呻吟后出声安慰。片仓小十郎,奥州笔头的药。或许除了他自己,连政宗也没察觉这点。


 


看,那就是梵天丸,那眼睛据说是受了诅咒才形成的。


伊达家的将来绝对不能托付给这个人,伊达家绝对不可以断送在这受诅咒的孩子手上。


梵天丸,为什么你就是活下来了呢,为什么你就是死不了呢?为什么你要让我整天看到这张令人厌恶的脸?!


不要,你们都不要过来,都走开!那哭声被被子盖住,那个孩子的悲伤和痛苦谁也没有看见。这样的容貌我无法选择,如果可以,当初我可以不要生病,或者当初我就死了算了,再或者就如义姬所愿。但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活了下来?为什么只是生病到最后却变成了诅咒?!


 


记忆里,那些童年我都没拥有过吧。那些孩子惊恐的表情多年后我还记得。多少次,只是想一起玩的愿望就那么地熄灭。那个房间,是我曾经成长的唯一。直到,直到那个男人出现。政宗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些柔和,起初紧皱的眉头也微微松弛。小十郎,那如冬日阳光的男人,明媚地走了房间里所有的阴霾。


 


梵天丸大人,要一起练剑吗?永远记得当时的场景,他站在草人当中,额前的发被风轻轻吹动。握住长剑的刹那,政宗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天正六年,梵天丸正式命名为伊达政宗。同一天,有个男人对他说,小十郎愿尽最大能力辅佐保护政宗大人!当天晚上,那个男人说,政宗大人,可否考虑过将右眼去除?犹豫之时,那个男人又说,龙的身后从此交给我吧,我是龙的右眼!还没来得急惊愕,那折磨了自己许久的东西以离开身体。右边的世界瞬间暗,只感觉不断有液体涌出。那个男人很迅速地包扎伤口,上药绷带一气呵成,原来,这一切他都有计划。记忆里,那或许是他唯一一次说“我”吧。那之后,他开始不断重复小十郎如何如何,政宗大人怎样怎样。


 


政宗大人还是睡不着吗?门外又响起了那温和的声音。


那家伙,永远都是这样。政宗有些无力地想。再次躺平,不再让自己翻身。这样门外的家伙也该能安心去睡了吧。


月光透过门缝照进来,少年的脸在阴影里忽明忽暗。门外的男人闭着眼,竖着耳朵,不放过那一丝一毫的动静。


 


 


和我一起离开吧!院子中少年有些急躁。


政宗大人想去哪呢?不温不火的声音让少年的脸色更加难看。


跟我走,不要问那么多!少年开始拉扯,那男子却一步步后退。


政宗大人明日就要大婚,还想去哪?


闭嘴,走!少年一把抓住男子的衣袖强行将其拉出了门。或许是走得太快,他并没看到男子那犹豫的眼神和落寞的表情。


当晚,少年被五花大绑丢回房间。男子守在门外忍受他血气方刚的叫骂。小十郎,你这个混蛋,把我放开!快把我放开!我不要!我不要!!!声音从高到低,从怒吼到喃语,最后似乎还有呜咽。那个夜晚最后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是第二天伊达政宗迎娶了爱姬。婚宴上政宗喝得烂醉,谁都说笔头被喜事冲昏了头。没有人发现小十郎并未去,也没有人发现小十郎当时醉倒在自己家中,更没有人发现醉中的小十郎一直喃语着一个少年的名字。


 


很多年后,当那些战役都慢慢变成历史,那些战略开始在人群中传诵,政宗还是会想起那场 “人取桥合战”。那时,小十郎差点回不来。当他高喊“我是伊达政宗”;当他把我推出去,命令他们不许让我出声;当他微笑着说,政宗大人,小十郎定会活着回去。那时,我是多么恨自己的无能、冲动、武断。而战事突然就逆转了。政宗最后还是胜利者。当小十郎带着一身伤痕出现,还是微笑着说,政宗大人,小十郎活着回来了。眼泪一下涌出眼眶,笨蛋,笨蛋,小十郎是笨蛋!


 


小十郎,若你当时没有平安回来,我定不原谅你!在我的左眼被乌云遮住的时候,你要好好阻止我。你是我的右眼,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准你随便死掉,听到没有。


遵命!男子低头微笑,少年的脸扭向窗外,遮住了那抹绯红。


 


夜凉如水,那扇门被轻轻地打开。


政宗大人还是不想睡吗?男子转头,微笑询问。


天很凉了,小十郎还是多穿些吧。一件衣服被丢了出来,门又迅速关上。


衣服还是温的,显然刚脱下不久。男子低头嗅了嗅上面的气味,嘴角拉出一丝笑意。起身拉好门缝,政宗大人不睡,小十郎可没法休息。房间里传出“咚咚”小跑,然后是被子拉紧的声音。政宗大人的衣服很温暖!门外男子浅笑。


 


晚安,小十郎!


晚安,政宗大人!

这一夜终于安稳睡去。

·END·

10 | 2007/11 | 12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プロフィール

樨兔子

Author:樨兔子
腐女子,愛好無限多,喜新不厭舊。
雜食動物,ACG皆可。
目前女神系列長明燈中。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