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封面草圖更新]CAO我不管了!想天窗的就去天窗吧還是DB的大家好啊TVT

粽子本完售,第二本目前已經開始制作了,我很有行動力吧快表揚我表揚我=V=|||||||||||
第二本暫定名莫邪,大概會有64P的樣子因為大家上次都沒有嗨夠囧,PAN的小說西遊是下斗的故事不過據說會在斗門前就止步!?我的應該就是叫同居生活了我會努力製造機會工口的大家請不要抱希望(咦這句話好像沒有前後因果聯繫……)東東和417都有四格和短篇,包括迷之生物的謎樣審美和幼年捏他囧?飛鼠同學你會畫什麽呢爲什麽你還沒有回家||||||||特典贈品什麽的一概都沒想大家可以踴躍提出意見說不定就會被采納哦囧TL……
昨天和PAN初步討論了一下封面的構圖於是今天嘗試著畫了一下,我的草稿和我的完稿一樣渣T.T
囧

這不是最終稿哦不是………………

==================12.01更新PAN後期過的封面草稿三張囧======================

<平常版>

1



<安详的祥云版>

2



<KUSO的血溅三尺版>

3





另外PAN提議說特典做便簽條或N次貼,大家覺得如何?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更新了)最近真勤奮,從某總意義上來說

雖然有點審美疲勞了……
下一個目標應該不是少革就是三千,總之都是準備了很久的東西||||||||||||

下面的內容據說叫做新歡VS舊愛- -

img038-1

img039-2

img040-1

img041-1

img042-1





全部猜對的同學可以要求我將其中一張畫成完稿 囧
知情者不可以劇透|||||||||||||

【東魔龖】永遠不會說再見【花吹雪】

精疲力盡,於是什麽都不想說了。
2007-2008,標題已經代表了一切。

攝影(不完全列表):紫&樨&墨然&侵&清月昭&凌遲&千年姬
後期(不完全列表):樨&紫&千年姬(既不是同一個人也不是一個時期所以風格混亂- -)



緋勇 龍麻:樨
照片 009-1





蓬萊寺 京一:墨然
DSC05588-1




美里 葵:紫
DSCN3508-1




櫻井 小蒔:泡麵
_MG_2812-1




如月 翡翠:清月昭
_MG_2809-1




友情客串豌豆花姑娘:千年姬








===================================單數SIDE=======================================



DSCN3502-1


DSCN1094-1





DSCN3306-1

DSCN3297-1

DSC08070-1

DSC08144-1

_MG_2802-1

_MG_2736-1

_MG_2702-1

IMG_2354-1







DSCN3500-1

DSC05585-1

_MG_2822-1


_MG_2740-1










DSCN3505-2















DSCF2927-1


IMG_2396-1

_MG_2713-1


IMG_2360-1













DSCF2931-1

_MG_2759-1





==========================================複數SIDE=========================================











DSC08074-1

IMG_2276-1


IMG_2382-1

_MG_2776-1

IMG_2384-1

_MG_2780-1

_MG_2707-1

_MG_2708-1

_MG_2684-1

IMG_2390-1

DSC08098-1


IMG_2300-1

S0252820-1

IMG_2335-1

_MG_2715-1

_MG_2701-1

_MG_2761-1

_MG_2793-1















花絮以及視頻等等等等待更新……
一定會更新的真的||||||||||

生日賀文 FROM 指間廢墟(小十汪)

大学这种地方,可以将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升级为怪谈。比如教学楼消失的1号室,比如有人走过就会自动熄灭的路灯。比如总是在任教的教授。


历史系的近代历史教授和考古学教授,算是某所大学一成不变的东西。每次历史系的学生回校都会感慨学校什么都变了只有这两位教授一成不变甚至今天还穿着二十年前教他们的时候穿了半年的衣服……本专业的新生会看到一批一批比自己的老师年长了不知道多少的校友前来探望前任教教授。于是两位教授荣升为大学怪谈之地缚灵教授。


近代历史教授吴邪,永远的平头眼镜,全身打扮都很朴素或者很历史的教授,唯一和观念上历史教授不合的就是那张年轻的脸。平时行事虽然很陈旧但算不上古板,偶尔也会尝试时下看起来和他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们热衷的东西,不过也很难沉迷于其中就是了。据说记忆力超群,可以在第一节课认清所有的学生,不管是一个班还是一个年级。但是本人对翘课的学生异常之宽容,用本人的话说就是“自己讲起来都索然无味的东西就不强迫别人听了”,因此被相当质疑其教学目的为何。


考古学教授张起灵。一成不变的挂着淡漠表情的帅哥教授。选修的课程相当受女学生欢迎,但课程相当索然无味。比起学生老师更喜欢打瞌睡,讲课内容也大部分在播放幻灯片和多媒体,不顾台下学生到底是在听课还是发花痴。听课男性学生寥寥无几,尤其在变态的考题之下,课堂上一时间男性绝迹,众女星环绕。


如果说吴邪还有点时代的气息,那么张起灵就绝对无愧与自己所教授的学科,简直就是与世隔绝的上古生物,不,说是生物还算太给他赋予灵性。在学生眼里,他就是课堂上最大的出土文物,据说办公室长的活像一个古墓,唯一算得上现代的就是配备了电脑,而且只是在用查资料专用。其实在学校里还暗地里流传着一个说法,这人的确算是出土文物,只不过这个说法没有几个人能理解,也没传开就是了。


另外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就是,这两位地缚灵教授是住在一起的。不过学生也觉得理所当然——谁都没听说还有什么地缚灵师母的。


张起灵和吴邪住的地方其实相当普通,既不古生物也不惊世骇俗,就是普通的居室的样子,配备了基本的生活用品。当然有一个不大不小需要强调的是,这里面只有一张床。


吴邪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的时候正好通过卧室的门看见一个刺身麒麟的背影。虽然不知道在周末张起灵为什么要起这么早,但吴邪还是掀开被子跟着起了床。张起灵正赤裸上身走进厨房,两人交替做早餐是默认的规矩,吴邪也进了浴室。


这两人的同居生活总是相当安静。偶尔吴邪会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一天的安排,张起灵也只是默默点头安静的吃饭。于是大部分时间吴邪就打开电视,让电视的声音响在安静的客厅里。


这种相处模式吴邪早已习惯。其实就算他说些什么,那个闷油瓶也可能神游天外根本就没和你在一个频道,所以吴邪早就放弃说什么炒热气氛的话。但是今天的早餐还没吃几口,张起灵就站起来收拾掉自己的那份,向大门走去。


“这么早要做啥?”吴邪咬口面包看向正在穿上运动鞋的张起灵。


“去图书馆。”张起灵提上鞋,简短的答道。


“图书馆?”吴邪吞下面包,疑惑的重复。基本上有了网络,再加上张起灵在自己专业上丰富的库存,他还从没见过张起灵去图书馆。于是便端起牛奶,好奇的加了一句,“去图书馆干什么?你也不像会是去查资料的人。”


“打滚。”张起灵头也不回的站起来说道。


“噗!”吴邪一口牛奶喷了一桌子,接着听见张起灵干脆的关门声。吴邪楞楞的看了大门几秒钟,才想起去厨房拿来抹布擦桌子。


他和张起灵一起相处了那么多年,还没发现原来有说冷笑话的潜质。“这个闷油瓶原来也会开玩笑的?!”吴邪一边清理桌子一边自言自语道。


到了下午吴邪才知道,原来张起灵并没有开玩笑,他确实去图书馆打滚了——准确的说,是打了别人然后叫他们滚。被打的人是历史系的一群学生,据在场的人说,只听见张起灵淡漠却清晰的“你再说一遍。”和被打学生大声吼叫的“说就说!妈的千年老妖精!”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吴邪先是惊骇于现在还有人用这么幼稚的骂人方式,随后又惊骇于张起灵竟然会为这个称呼而大动肝火。向他描述的学生非常心有余悸的说离他们二十米远都感到了张起灵身上冰冷的杀气,估计如果张起灵有凶器而不是只用拳头,那些学生就不是集体入院那么简单了,估计直接被送去验尸。


吴邪想象了一下一向淡漠的张起灵愤怒的挥着拳头打向对方的场面,一方面想象不能,一方面又为那些学生擦了把冷汗。如果把当初对付血尸的手段拿出来,估计他现在就直接作为罪犯家属去警察局了……


张起灵回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神情。既然能多年在一所学校教书而没有引起校方的怀疑,吴邪和张起灵无疑在学校有一些特殊关系。其他的事情让校方解决就好。吴邪对着张起灵那张脸偷偷观察了很久,依旧想象不出这张脸盛怒是什么样子。虽然据说单挑了十号人,但张起灵身上并没有伤痕。不过还是那句话,如果在他身上伤痕了,那那群学生八成会死无全尸……不知道如果当初张起灵知道自己说他是千年大粽子的话,自己会是什么下场……想到这里,吴邪不由得觉得脖子一凉,背后一阵冷汗。


回过身来的吴邪发现张起灵淡然的眸子瞄了自己一眼,就继续埋头整理着他那堆东西了。吴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继续想道,不过闷油瓶不像是会对这种事情这么介意的人啊,他是出土文物啦僵尸啦地缚灵啦这种传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听到传言的时候张起灵也不过是眯了一下眼睛然后抛掷脑后。但是今天为何会如此反常……


不小心又偏了神的吴邪感觉有一种淡淡的目光投向他这里,连忙回了神,看见张起灵正转过头去放下手中的东西。吴邪定了定神,开口问道,“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起灵回头看向他。似乎在琢磨该怎么回答,许久之后,才说道:“没什么。”


……


“那算了。”闷油瓶果然还是闷油瓶……吴邪站起来,没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大了许多,包括转身走开关门的声音都无意中变得很大。留下张起灵一个人在屋子里,眸子里依旧没有波澜的盯着吴邪关上的门,片刻之后便顺势躺在床上,侧过身蜷起来眯困。


屋子外的吴邪在客厅里踱了几步,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当然这个时侯的吴邪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一股无名火,不过他尽力压制住这股无名火的发生。毕竟闷油瓶还是那个闷油瓶,要是以前的自己最多也是苦笑一下无视之,或者说,吴邪不是那个吴邪了……而且,在今天这个日子,吴邪并不想发火,或者对张起灵发火。


吴邪一道一道的换着台,又无意识的关小了音量——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打瞌睡的张起灵,这已经算是习惯了。过了一会儿,实在无聊的吴邪啪的关了电视,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


果然不出吴邪所料,张起灵已经蜷在床上睡着了。吴邪一直怀疑张起灵这么嗜睡,是要把不能死掉睡大觉的份补回来。吴邪轻轻坐在床上,拉起旁边的被子盖在张起灵身上。仔细看才发现张起灵搁在脸旁的手上有一道淡淡的划痕,似乎已经把血擦掉了,但为了保险,吴邪还是找了止痛碘酒,沾了一点擦在伤口上。


冰凉的液体擦在张起灵手上,挥发出淡淡的酒精味。片刻,张起灵突然出声道:“是说你。”


虽然料到张起灵就算睡着了也会被擦醒,但是吴邪还是没料到他会说话。“你说什么?”


“他们是在说你。”张起灵翻个身背对着吴邪,又睡着了。


“……”吴邪琢磨了好一阵子才意识到,张起灵的意思是,那声“千年老妖精”是在骂自己。既然不是骂他,这个闷油瓶犯不着生这么大的气啊。吴邪抓了抓头,想了半天还是作罢,轻手轻脚走出了卧室,没注意到自己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张起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他推开被子走出卧室,看见吴邪正在做菜,于是也不声不响的打开冰箱,拿出一个大包装盒。


虽然拿菜的时候已经看到,但还是故意不理会的吴邪从余光看见张起灵打开盒子,取出一个蛋糕,然后不声不响的点燃了蜡烛。然后坐在旁边。


吴邪端上最后一盘菜之后也坐在桌旁笑道:“没想到你会记得今天啊。”


张起灵点点头,却疑惑的看见吴邪从桌子下取出一把花,越过桌子上伸向张起灵。张起灵淡然的眸子染上了疑惑的神色,平静的开口问道:“今天不是你的生日么?”


“是啊,”吴邪站起身走近张起灵,把花塞到他怀里说道,“同时也是我的生忌——或者说,我可以作为‘陪伴张起灵’的吴邪存在的日子。”


张起灵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想必是想起若干年前的今天发生的事情。那次事件之后吴邪虽然没有死,但也可以说是死了——他成为了和张起灵一样的存在,数十年不曾衰老,也许也不会死。


眼见着染上一丝悲哀的眸子,吴邪伸手把张起灵强拉了起来。张起灵还没有回过神,就被连同花束一起拥进了怀中。“什么麽,你用不着为此内疚。不老不死其实也不错麽~而且又有一份大概永远不会变的工作,吃喝不愁的,这样不是很好?”


“……但……”张起灵刚想说什么,却看见吴邪洒脱的一笑,就像多年前知道自己变成粽子之后的笑容一样,随后又把自己抱的更紧,朗声说道,“而且,一对永远不过期的粽子,比起单独一只千年粽子要好得多,不是么?”


“………………也是。”张起灵无声的笑了。


见到张起灵终于露出笑容,虽然很淡,但是吴邪像个孩子开心的差点跳起来。他放开张起灵拉住他的手说,“来,我们吃蛋糕~”


一转身,吴邪却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轻轻的拽了一下,然后身后响起了一个不怎么清晰的声音。


“生日快乐,吴邪。”


【完】


————————————————————————————————————————————————


给小绯的生日贺文……拖了这么久真的对不起……


整篇文都是听着UVERworld的新专辑写的。写到后面自己就萌了,捂脸,总是抑制不住想写H……不过最后还是停住了,可喜可贺~


说起来感觉上一次的生日贺文还是不久之前口牙。一转眼已经一年了么……这一年认识小绯真的很开心口牙~其实之前说过了,而且现在说也晚了些……不过还是要说~小绯生日快乐口牙~认识你真的很高兴XDDDDD

==============================================================================================

咿維薩不寫工口啦討厭我要加強1.0.5版本的番外篇啦地翻滾><
不過說真的這篇很不同于你往常的風格呢然而這樣平靜的日常溫馨劇讀起來也是美好得有過之而無不及啊T.T
我的生活劇果然還是太鬧騰於是就溫馨不足了而且抓性格你也比我準||||||||我要向你學習恩恩- -
最後要說的是,謝謝>//////////////////<我會努力去看霹靂的然後努力不萌你的雷CP 囧
最後的最後,我要看加強1.0.5版本的工口番外!!!

【銀魂】-------------【魂響】-------------【四人】


_MG_2966-1




坂田 銀時:墨然

桂 小太郎:忘川十月

坂本 辰馬:老白

高杉 晉助:樨(的雙胞胎兄弟= =)



攝影:紫&白死斷想&雅&阿九

後期:樨

文案腳本:思小婉(我愛你>33333333333333333333<)

特別感謝:墨然的同學A和同學B(對不起我又忘記問你們的名字了||||||)


-----------------------------------------------------------------------------------------------------------


应该是刚刚结束了一场战斗。天是诡秘的灰,云一层层的重叠,阳光被掩盖的不知所踪。大地藏匿于荒野之中,沾染了无数人的血液,艳丽的漫山遍野。高衫站在微微凸起的山丘上,脚边躺着陌生人的尸体。他抬头看天,乌云正缓慢的压向大地。雨仿佛在下一秒就要下起来,可又偏偏迟迟不肯来临。天与地之间充斥着焦躁不安的空气,闷热的让人喘不过来气。高衫希望这雨快点来,让他有雨水打在他脸上的触感。此时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呼喊,声线过于欣喜,仿佛这一具具尸体都与他们无关。
DSCN4269-1







“晋助!晋助!快看我找到了什么!”坂本一边挥动着手臂一边大叫。高衫看见他的色卷发随着他动作的节奏一跳一跳的,缠在脑袋上的白护带上还清楚的残留着不知是谁的血。而他却像发现了宝物的孩子般欢乐的叫着,晋助,晋助。四周的一切渐渐恍惚,时间倒退到幼年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四个人决定去探险,坂本最先找到了彩色的石头,得意的朝他们大喊。

DSC05923-1

DSC05912-1

_MG_2848-1

_MG_2851-1







“晋助,晋助!”他的声音把他拉去遥远的回忆又无情的把他拉回现实。而高衫似乎该感谢这伪装的天真,好让他偶尔也会觉得一切还没那么绝望。

_MG_2864-1

_MG_2865-1

DSC05938-1









桂找了个无人的破屋当作晚上的住处。结果直到天都了雨还是没下起来,乌云却也倔强的不肯散去。只是空气在坂本和银时的吵闹间竟显得不再那么暴躁。
IMG_0082-1


DSCN4280-1

DSC05950-1

DSC05956-1

DSCN4286-1







这种情景早就习以为常,谁都懒得管他们。桂撇了他们一眼再看看高衫,他正坐在靠门的地方,望着外面。桂不禁随着他的视线朝外看,那景色真的没什么好看的,夜的颜色吞噬了乌云的灰,隐约有几颗星星微弱的闪着光。桂又回头看着高衫,他的眼睛始终停留在远处,不肯回神。每当高衫这样时,桂都想问他在想什么,可始终问不出口。他想起他们小的时候,四个人跑去山上玩,桂是体力最差的那个,总是跟不上他们。高衫经常特意放慢脚步等他,自己跌倒了高衫便过来对他伸出手,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把他拽起来。那时候高衫也很少笑,可假发觉得他发呆的时候眼里也有股笑意,不像现在,即使嘴角向上,眼神也是冰冷的。

DSC05979-1











似乎是刚才的争吵太过激烈,银时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躺了下来,看来是要睡了。闭上眼睛几秒后又不甘心的睁开,看看刚才引起事端的三味线此时可怜兮兮的躺在旁边,一脸无辜的样子。银时“切”了声便向它相反的方向转身,顺便对剩下的三人说“我先睡了。”

_MG_2914-1

IMG_0101-1

IMG_0106-1









不知过了多久,屋里充斥着均的呼吸声,让人分不清真假。桂觉得自己正在清醒与入睡的界限内,朦朦胧胧的。隐约间听见什么声音,先是飘忽的音符,后来连成了曲子。他想睁开眼睛看,却不知为何怎么也睁不开。他仔细的听了很久,那曲调里有种怀念的味道,熟悉却又遥远。他不知道高衫在他们睡了后捡起那把破旧的乐器轻轻弹了起来。而后又怕吵醒他们,走去了屋外的院子。声音在手指的律动间轻易跳出,游荡在天与地之间。到了整首曲子最高潮的部分,窥视了一天的雨竟不合时宜的下起来。三味线的音调被雨水噼里啪啦砸在地上的声音掩盖。高衫没有因此停止弹奏,曲调反而显得更加激烈。打在他脸上的雨水让他觉得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仿佛只有这一刻他是活着的,不论是作为人还是作为修罗。
IMG_0116-1

DSC05989-1

_MG_2957-1

_MG_2956-1









桂突然醒了,坐直了身体。外面是滂沱的雨,高衫的身影在雨里模糊不清。他刚要冲出去拉他回来,胳膊反而被拉住。坂本眼睛还是闭着的,他说,随他去吧。

_MG_2927-1

_MG_2942-1

_MG_2947-1

DSC05992-1








而一夜无话,过去的现在的都被大雨浇的斑驳。记忆和现实都分不清真伪,或者根本无人在意真伪。许多年后桂问坂本,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大雨的夜晚,当时你为什么拦住我。对方傻笑着说,假发,那种事情我怎么可能还记得。
DSC06051-1

_MG_3046-1

_MG_3036-1


============================================================================================================


正片以外的部分:

_MG_2963-1

DSC06014-1

DSC06016-1

DSC06020-1

_MG_2875-1

_MG_2874-1

_MG_2890-2

_MG_3013-1

DSC05943-1

IMG_0068-1







===============================================================================================

正直部分到此為止下面是花絮- -



兩隻小蜜蜂呀~飛到花叢中呀~~~
DSC06026-1

DSC06027-1

DSC06028-1







目指!日本的黎明!!
_MG_2973-1






這個………………
DSC06008-1





一回目END




幫我的雙胞胎兄弟占樓= =

===================我是維吉爾(!?)的分割線===================

大家好我是LZ那個笨蛋的哥哥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
因為笨蛋弟弟吵著要圓滿攘夷而他又礙著自己曾經說過再也不要出高杉了於是只有我出馬= =
實際上這次的我只是一個純粹的路人甲,背景,劇情推動物,真正的主角是其他無比帥氣的三個人= =
大家都是那么的害比如負責腳本的死小碗君,完美貫徹了分鏡的紫君,明明是第一次端相機卻能把單反用的爐火純青的阿九君和雅君,上串下跳從化妝到拍攝一概包攬的萬能斷君,“爲什麽你一出阿銀你就成了總攻啊喂”的墨然君,溫柔聖母又賢惠臉型從不用修的十月君,從性格到演出都一等一辰馬的老白君,在這裡我代表我那不爭氣的笨蛋弟弟感謝你們,他說他這次基本可以死而無憾了唯一的遺憾就是老天太過分來了個大晴天導致他後期無論如何都不愿意去也改不來雨景= =
差不多就是這樣了,還有就是笨蛋弟弟下次不要再叫我做這種事情了穿越很累而且又沒有工資= =
以上,完畢,回魔界老家去了= =

只是做個備份……




兩件事

今天收到了417親的生日賀圖~~居然是P4主的GIF實在是出乎意料的驚喜>///////////<
P4
這么偏的要求都能完成謝謝我好感動T.T


然後,攘夷再次拍出了刪過之後四臺相機還有488M超過400張的輝煌戰績……
屏幕又壞了本打算今天至少P十張出來的T.T||||||||||
於是繼續預告= =
和正片無關的部分,先放幾張 囧
_MG_2966-1


DSC06014-1

DSC06016-1

DSC06020-1

DSC06008-1

生日賀文FROM 凌月><

謝謝凌月親親><完全沒想到你會送DB的文給我,而且還是邪瓶///////////
果然還是你了解我的喜好啊好感動T.T
大感謝>//////////////<
抱抱,要注意身體哦,最近總是看到你說生病了,發燒了,不舒服了,可惜我能力不夠也幫不上任何忙,只能默默祈禱一切都能儘快好起來了……

-------------------------------------------------------------------------------------
照 片


        直到一口氣看完老癢的信,丟開他的照片。整個人再次躺回床上,自從開始倒斗后,生活一直都是緊張與慵懶交替。不知那天會突然覺得足夠了,就這樣睡過去。吳邪翻了個身,打消腦海這種無聊的思想,想要繼續過著吃了睡,睡了吃的半冬眠動物。可腦海此刻卻不斷回播著這半年的片段,然後想起了剛才的照片。 怎么說,老癢跟自己穿同一條褲長大,這次再怎么不著,也不能隨隨便便地把照片往角落一塞。或許,這輩子真的不會再見了,著實是有一點點紀念的價值的。該用點什麽來保存下來。


      他突然想起前段時間收拾閣樓時,找到好幾本相冊。然後起來,咚咚地找梯子去了。


      “咳!咳!咳!這裡到底有多長時間沒有清掃過?”年前老媽不是說要來個大掃除的嗎?怎么就唯獨遺漏這個歷史發源地?


        說起來,他家的閣樓就是個埋藏寶藏的好地方,而的確,有很多被人遺忘的歷史文物。老房子,無論通風采光還是防腐,這個閣樓可是最理想的風水位置。起碼,他沒有在這裡看到過蟑螂老鼠,連蚊子都沒有飛過一只。一頓翻找下,卻想不起那堆從小到大記錄他成長經歷的相冊,究竟被他弄到哪個角落。一陣冥想后,吳邪還是繼續亂找一通的方式。


        “嘭咚!”手肘不知碰到哪裡,突然有一個盒子被撞了下來,有點年代而充滿鐵銹的盒子,經不起這一撞,落地時被打開了。裡面的東西散了一地,仔細一看,是一些有一段歷史的照片,邊緣已經開始氾黃了。借著屋頂的小天窗,就著光線,盤著腳,一張一張地仔細翻看。


         裡面的人,都是爺爺與朋友的合照,還有小時候他被三叔欺負的情形。翻到最後,他發現了一張很奇怪的照片——那是一張他小三春遊時,在郊外跟朋友一齊的合照。但奇怪的是,他們身後出現了一個很模糊的人影。那個人背對著他們,上身裸露,而右背上有著從腰延至肩膀乃至有可能到前胸的青色龍紋紋身。


       悶油瓶!!


       不知為何,吳邪想到的只有這個人。在魯王殤時,他看到過這個紋身,可是之後悶油瓶再怎么裸上身,再也找不到。想到這裡,吳邪很清楚地記得,悶油瓶的身段。那絕對不是一個男人應該有的!


       白皙細膩的膚質,即使當時上面有著無數淡粉色的刀痕,依然不影響觀感。精緻的鎖骨,結實卻不的肩膀形成了一條流暢的線條。若隱若現的腹肌與胸肌勾勒出,只屬於長期處於高運動量才特有的曲綫。同時也跟孱弱纖細的外在感官劃清界限。


       看起來像要人保護,卻實際是最強的那一個。即使很不甘心,但是吳邪還是揮散不去,那次不小心撞見正在淋浴中的悶油瓶。


        水蒸氣的阻隔下,他差點以為看到是一個身段超級好的女人在洗澡,差點流著鼻血逃出去。卻被扭頭對上的無波平淡目光扔進了北極雪藏,雞皮疙瘩。可仔細看,水從花灑衝出,不停地沖刷著他的身體,卻被一一滑落,毫不停留。色的長髮濕漉漉地搭在肩膀,在昏黃的燈光下,發出異樣的光暈。與雪白的皮膚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由於熱氣,皮膚而稍微被熏出淡淡的粉紅。無波的瞳,直直地看著他,45度的完美后扭角度,活脫脫一幅美人出浴圖。


        那一刻,他即使知道是男人,卻仍然心動。


        啊呸!!那個是男人!


        現在是研究照片里為何會有這個人出現,不是研究那悶油瓶的身段有多娘!吳邪!清醒啊!


        用力甩了甩頭,才勉強把注意力集中回照片上。要想知道照片上的秘密,就要知道這個盒子是誰放的?究竟用意何在?


       “小邪,你怎么爬到這來?我喊你好幾次了!”正當他很認真地推敲的時候,梯子那邊突然冒了一個頭上來,頓時嚇了他一大跳。手裡的照片也就一下子飛了過去。


        “老媽,你怎么來了?”自從開始古董生意,甚少回家而家裡也甚少跑來他住處叨擾。算算,他也很久沒有跟自己的父母見面, 差點就認不出來。


        “咦~~~這不是你奶奶藏起來的照片么?你怎么找出來的?”吳邪媽身手敏捷地爬了上去,然後拿起照片端詳了一會,緊張地四處察看,最後在吳邪旁邊看到了那個盒子,以及裡面的照片。


         “老媽,奶奶藏這些東西做什麽?”一向處事冷靜的老媽,突然很緊張地搶過鐵盒把照片整理好,然後再四處仔細找尋有沒有漏網之魚的舉動,讓他好生奇怪。


          “小孩子就別多問,知道也沒什麽。”“但我看你很緊張,是不是與那張照片上的人有關?”果然,老媽的動作愣住了。“前段時間我見過這個人。”老媽突然一回頭,眼露恐慌,一下子撲到了他的面前。


         “小邪,你千萬別被那男人拐走了吖!”被這么一說,頭腦摸不找了。


         “老媽,你在說什麽?”“我是說真的!你爺爺做的是什麽,怕禍及你才停止干的。那時你奶奶看到這些照片都有這個背影,可是嚇得不輕啊!說是來捉你來贖罪的!”“奶奶怎么會這么迷信?”吳邪換了個姿勢,整個人半靠半坐,雙手抱胸,看著有點神經兮兮的母親繼續說下去。


           “起初誰都不信的,直到你爺爺最後的這張照片上出現這個,就睡過去了。”母親重新打開盒蓋,把那張爺爺與好朋友在西湖邊拍的照片,其中照到湖面的部分,若隱若現地出現了同樣的人影,只是比他的照片少了好幾號。


           “我跟這個人打過好幾次交道了,”還出生入死呢。“可我不是好好地活著?你們多心了。”何況除了這兩位女性外,家裡的其餘大人都認為爺爺是沾的陰氣過重,承受不住而已。


          “老媽,放心!你兒子我可是個機靈聰明的商人,怎么會那么容易讓人占便宜?”悶油瓶雖然神秘,可怎么看來也不算什麽勾魂使者。或許照片上的人并不是他,即使吳邪因為他20年不老而多少對他有懷疑。


          “或許是吧,畢竟都過去了。但你不要再跟這個人來往!”“是,是,是!我的母親大人,對了,你來找我什麽事?”既然知道照片的來歷,而老媽的轉述也不能再尋求什麽答案,爲了轉移視線,吳邪岔開了話題。


            “還不是為你這個臭小子!上次突然消失那么久,你要知道……”吳邪終於知道起來時為何會右眼會跳,原來自家老媽的關心理論大學堂要開了。看來他有得受了。推著他老媽下閣樓,回頭看向盒子的方向。心裡暗自思考著照片的背影,腦海依然是比對著印象中悶油瓶的紋身。


           或許那天再碰到他,一定要弄個明白。不知這個人現在在干什麽,他很想知道。那青色的龍形紋身會不會再出現在他的半身上?


          想到這,吳邪再次想起悶油瓶的出浴圖,腦袋一下充血,整個人也熱了。


          啊啊啊啊啊啊!管它什麽照片!別去想了!大白天去想個大男人,還要是人家洗澡的裸體!真要命!不想了,讓它見鬼去吧!


          此刻,吳邪粗心大意的否定,卻抹殺不了日後自己對悶油瓶的所作所為……


=================================================================================


后記~~~~


跪地鞠躬:抱歉,這是一篇劣作!


                 在低燒的日子竟然開了半天會議,中途突然想起了這個情節。在無法來得及畫圖的情況下,先來第一彈吧!!


                 實在是處女作啊!沒有口工沒有KISS,只有無限的YY。看似沒有攻受,實質……(也沒有實質)


三叔會不會打我(人家才不來這!)感覺我在胡亂加劇情(打)嗯……那我還是加上“如有雷同實屬巧


合”的字眼吧~還有就是“此文YY與正文無關”


               最後,樨大,生日快樂!終於真的到了本命了~哈哈~~~~~要努力給我們再多的PP的美圖啊~口水


----------------------------------------------------------------------------------------------------

再次大感謝親愛的凌月>333333333333<

攘夷前奏

沒錯就是明天了。

下面這玩意做了我差不多一個禮拜,自我感覺比原來那隻以芙蓉板為材料的要好看= =
於是果然還是懶么……自己動手又省錢又美觀多美好啊哈哈哈|||||||
三張全是原圖,因為PS抽了所以只用SAI改了下大小……
老樣子,那破手機是用來對比大小的 囧
DSC01572

DSC01573

DSC01574


爲什麽明天是大晴天|||||||||||||

唔,生日蛋糕展示?

怎么說呢,原本打算這次賣本子賺的錢加上存下來的工資和獎金去換臺新手機的結果阿紫生日我生日上了兩趟街新手機就在美食!衣服!鞋子!化妝品!中化爲了天邊遙遠的星星……
唔唔雖然花錢花的有點心痛但是,不可否認的我還是女人本性……大把大把購物果然好HAPPY TvT嘛嘛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人是活的錢是死的花掉了還是能賺的回來的哈哈哈哈哈||||||||||

昨天的蛋糕是爹親大人在雪貝爾買的,全巧克力的玫瑰造型,娘親大人說還沒見過這么漂亮的蛋糕 囧
DSC01567



側邊貌似是杏仁還是什麽堅果的碎片,和巧克力皮一樣都是脆脆的~
DSC01568



爹親大人還異常羅曼蒂克地買了玫瑰花裝飾餐桌,於是娘親大人的妒忌直線上升 囧
DSC01571


謝謝爹親大人>//////////////////////<



週六的攘夷外景準備進度90%,就差三味線的上色了,完全沒想到我真的只用模型板就做出了帶調弦器能彈的三味線 囧
用阿紫的話來說就是“早知道你這么害原來那只也不應該去外面花錢定做的”……
好吧我承認只是因為我懶=V=|||||||||||
加油加油FIGHT!!!
10 | 2008/11 | 12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プロフィール

樨兔子

Author:樨兔子
腐女子,愛好無限多,喜新不厭舊。
雜食動物,ACG皆可。
目前女神系列長明燈中。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