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生日賀文FROM 凌月><

謝謝凌月親親><完全沒想到你會送DB的文給我,而且還是邪瓶///////////
果然還是你了解我的喜好啊好感動T.T
大感謝>//////////////<
抱抱,要注意身體哦,最近總是看到你說生病了,發燒了,不舒服了,可惜我能力不夠也幫不上任何忙,只能默默祈禱一切都能儘快好起來了……

-------------------------------------------------------------------------------------
照 片


        直到一口氣看完老癢的信,丟開他的照片。整個人再次躺回床上,自從開始倒斗后,生活一直都是緊張與慵懶交替。不知那天會突然覺得足夠了,就這樣睡過去。吳邪翻了個身,打消腦海這種無聊的思想,想要繼續過著吃了睡,睡了吃的半冬眠動物。可腦海此刻卻不斷回播著這半年的片段,然後想起了剛才的照片。 怎么說,老癢跟自己穿同一條褲長大,這次再怎么不著,也不能隨隨便便地把照片往角落一塞。或許,這輩子真的不會再見了,著實是有一點點紀念的價值的。該用點什麽來保存下來。


      他突然想起前段時間收拾閣樓時,找到好幾本相冊。然後起來,咚咚地找梯子去了。


      “咳!咳!咳!這裡到底有多長時間沒有清掃過?”年前老媽不是說要來個大掃除的嗎?怎么就唯獨遺漏這個歷史發源地?


        說起來,他家的閣樓就是個埋藏寶藏的好地方,而的確,有很多被人遺忘的歷史文物。老房子,無論通風采光還是防腐,這個閣樓可是最理想的風水位置。起碼,他沒有在這裡看到過蟑螂老鼠,連蚊子都沒有飛過一只。一頓翻找下,卻想不起那堆從小到大記錄他成長經歷的相冊,究竟被他弄到哪個角落。一陣冥想后,吳邪還是繼續亂找一通的方式。


        “嘭咚!”手肘不知碰到哪裡,突然有一個盒子被撞了下來,有點年代而充滿鐵銹的盒子,經不起這一撞,落地時被打開了。裡面的東西散了一地,仔細一看,是一些有一段歷史的照片,邊緣已經開始氾黃了。借著屋頂的小天窗,就著光線,盤著腳,一張一張地仔細翻看。


         裡面的人,都是爺爺與朋友的合照,還有小時候他被三叔欺負的情形。翻到最後,他發現了一張很奇怪的照片——那是一張他小三春遊時,在郊外跟朋友一齊的合照。但奇怪的是,他們身後出現了一個很模糊的人影。那個人背對著他們,上身裸露,而右背上有著從腰延至肩膀乃至有可能到前胸的青色龍紋紋身。


       悶油瓶!!


       不知為何,吳邪想到的只有這個人。在魯王殤時,他看到過這個紋身,可是之後悶油瓶再怎么裸上身,再也找不到。想到這裡,吳邪很清楚地記得,悶油瓶的身段。那絕對不是一個男人應該有的!


       白皙細膩的膚質,即使當時上面有著無數淡粉色的刀痕,依然不影響觀感。精緻的鎖骨,結實卻不的肩膀形成了一條流暢的線條。若隱若現的腹肌與胸肌勾勒出,只屬於長期處於高運動量才特有的曲綫。同時也跟孱弱纖細的外在感官劃清界限。


       看起來像要人保護,卻實際是最強的那一個。即使很不甘心,但是吳邪還是揮散不去,那次不小心撞見正在淋浴中的悶油瓶。


        水蒸氣的阻隔下,他差點以為看到是一個身段超級好的女人在洗澡,差點流著鼻血逃出去。卻被扭頭對上的無波平淡目光扔進了北極雪藏,雞皮疙瘩。可仔細看,水從花灑衝出,不停地沖刷著他的身體,卻被一一滑落,毫不停留。色的長髮濕漉漉地搭在肩膀,在昏黃的燈光下,發出異樣的光暈。與雪白的皮膚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由於熱氣,皮膚而稍微被熏出淡淡的粉紅。無波的瞳,直直地看著他,45度的完美后扭角度,活脫脫一幅美人出浴圖。


        那一刻,他即使知道是男人,卻仍然心動。


        啊呸!!那個是男人!


        現在是研究照片里為何會有這個人出現,不是研究那悶油瓶的身段有多娘!吳邪!清醒啊!


        用力甩了甩頭,才勉強把注意力集中回照片上。要想知道照片上的秘密,就要知道這個盒子是誰放的?究竟用意何在?


       “小邪,你怎么爬到這來?我喊你好幾次了!”正當他很認真地推敲的時候,梯子那邊突然冒了一個頭上來,頓時嚇了他一大跳。手裡的照片也就一下子飛了過去。


        “老媽,你怎么來了?”自從開始古董生意,甚少回家而家裡也甚少跑來他住處叨擾。算算,他也很久沒有跟自己的父母見面, 差點就認不出來。


        “咦~~~這不是你奶奶藏起來的照片么?你怎么找出來的?”吳邪媽身手敏捷地爬了上去,然後拿起照片端詳了一會,緊張地四處察看,最後在吳邪旁邊看到了那個盒子,以及裡面的照片。


         “老媽,奶奶藏這些東西做什麽?”一向處事冷靜的老媽,突然很緊張地搶過鐵盒把照片整理好,然後再四處仔細找尋有沒有漏網之魚的舉動,讓他好生奇怪。


          “小孩子就別多問,知道也沒什麽。”“但我看你很緊張,是不是與那張照片上的人有關?”果然,老媽的動作愣住了。“前段時間我見過這個人。”老媽突然一回頭,眼露恐慌,一下子撲到了他的面前。


         “小邪,你千萬別被那男人拐走了吖!”被這么一說,頭腦摸不找了。


         “老媽,你在說什麽?”“我是說真的!你爺爺做的是什麽,怕禍及你才停止干的。那時你奶奶看到這些照片都有這個背影,可是嚇得不輕啊!說是來捉你來贖罪的!”“奶奶怎么會這么迷信?”吳邪換了個姿勢,整個人半靠半坐,雙手抱胸,看著有點神經兮兮的母親繼續說下去。


           “起初誰都不信的,直到你爺爺最後的這張照片上出現這個,就睡過去了。”母親重新打開盒蓋,把那張爺爺與好朋友在西湖邊拍的照片,其中照到湖面的部分,若隱若現地出現了同樣的人影,只是比他的照片少了好幾號。


           “我跟這個人打過好幾次交道了,”還出生入死呢。“可我不是好好地活著?你們多心了。”何況除了這兩位女性外,家裡的其餘大人都認為爺爺是沾的陰氣過重,承受不住而已。


          “老媽,放心!你兒子我可是個機靈聰明的商人,怎么會那么容易讓人占便宜?”悶油瓶雖然神秘,可怎么看來也不算什麽勾魂使者。或許照片上的人并不是他,即使吳邪因為他20年不老而多少對他有懷疑。


          “或許是吧,畢竟都過去了。但你不要再跟這個人來往!”“是,是,是!我的母親大人,對了,你來找我什麽事?”既然知道照片的來歷,而老媽的轉述也不能再尋求什麽答案,爲了轉移視線,吳邪岔開了話題。


            “還不是為你這個臭小子!上次突然消失那么久,你要知道……”吳邪終於知道起來時為何會右眼會跳,原來自家老媽的關心理論大學堂要開了。看來他有得受了。推著他老媽下閣樓,回頭看向盒子的方向。心裡暗自思考著照片的背影,腦海依然是比對著印象中悶油瓶的紋身。


           或許那天再碰到他,一定要弄個明白。不知這個人現在在干什麽,他很想知道。那青色的龍形紋身會不會再出現在他的半身上?


          想到這,吳邪再次想起悶油瓶的出浴圖,腦袋一下充血,整個人也熱了。


          啊啊啊啊啊啊!管它什麽照片!別去想了!大白天去想個大男人,還要是人家洗澡的裸體!真要命!不想了,讓它見鬼去吧!


          此刻,吳邪粗心大意的否定,卻抹殺不了日後自己對悶油瓶的所作所為……


=================================================================================


后記~~~~


跪地鞠躬:抱歉,這是一篇劣作!


                 在低燒的日子竟然開了半天會議,中途突然想起了這個情節。在無法來得及畫圖的情況下,先來第一彈吧!!


                 實在是處女作啊!沒有口工沒有KISS,只有無限的YY。看似沒有攻受,實質……(也沒有實質)


三叔會不會打我(人家才不來這!)感覺我在胡亂加劇情(打)嗯……那我還是加上“如有雷同實屬巧


合”的字眼吧~還有就是“此文YY與正文無關”


               最後,樨大,生日快樂!終於真的到了本命了~哈哈~~~~~要努力給我們再多的PP的美圖啊~口水


----------------------------------------------------------------------------------------------------

再次大感謝親愛的凌月>333333333333<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10 | 2017/11 | 12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プロフィール

樨兔子

Author:樨兔子
腐女子,愛好無限多,喜新不厭舊。
雜食動物,ACG皆可。
目前女神系列長明燈中。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