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生日賀文 FROM 指間廢墟(小十汪)

大学这种地方,可以将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升级为怪谈。比如教学楼消失的1号室,比如有人走过就会自动熄灭的路灯。比如总是在任教的教授。


历史系的近代历史教授和考古学教授,算是某所大学一成不变的东西。每次历史系的学生回校都会感慨学校什么都变了只有这两位教授一成不变甚至今天还穿着二十年前教他们的时候穿了半年的衣服……本专业的新生会看到一批一批比自己的老师年长了不知道多少的校友前来探望前任教教授。于是两位教授荣升为大学怪谈之地缚灵教授。


近代历史教授吴邪,永远的平头眼镜,全身打扮都很朴素或者很历史的教授,唯一和观念上历史教授不合的就是那张年轻的脸。平时行事虽然很陈旧但算不上古板,偶尔也会尝试时下看起来和他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们热衷的东西,不过也很难沉迷于其中就是了。据说记忆力超群,可以在第一节课认清所有的学生,不管是一个班还是一个年级。但是本人对翘课的学生异常之宽容,用本人的话说就是“自己讲起来都索然无味的东西就不强迫别人听了”,因此被相当质疑其教学目的为何。


考古学教授张起灵。一成不变的挂着淡漠表情的帅哥教授。选修的课程相当受女学生欢迎,但课程相当索然无味。比起学生老师更喜欢打瞌睡,讲课内容也大部分在播放幻灯片和多媒体,不顾台下学生到底是在听课还是发花痴。听课男性学生寥寥无几,尤其在变态的考题之下,课堂上一时间男性绝迹,众女星环绕。


如果说吴邪还有点时代的气息,那么张起灵就绝对无愧与自己所教授的学科,简直就是与世隔绝的上古生物,不,说是生物还算太给他赋予灵性。在学生眼里,他就是课堂上最大的出土文物,据说办公室长的活像一个古墓,唯一算得上现代的就是配备了电脑,而且只是在用查资料专用。其实在学校里还暗地里流传着一个说法,这人的确算是出土文物,只不过这个说法没有几个人能理解,也没传开就是了。


另外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就是,这两位地缚灵教授是住在一起的。不过学生也觉得理所当然——谁都没听说还有什么地缚灵师母的。


张起灵和吴邪住的地方其实相当普通,既不古生物也不惊世骇俗,就是普通的居室的样子,配备了基本的生活用品。当然有一个不大不小需要强调的是,这里面只有一张床。


吴邪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的时候正好通过卧室的门看见一个刺身麒麟的背影。虽然不知道在周末张起灵为什么要起这么早,但吴邪还是掀开被子跟着起了床。张起灵正赤裸上身走进厨房,两人交替做早餐是默认的规矩,吴邪也进了浴室。


这两人的同居生活总是相当安静。偶尔吴邪会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一天的安排,张起灵也只是默默点头安静的吃饭。于是大部分时间吴邪就打开电视,让电视的声音响在安静的客厅里。


这种相处模式吴邪早已习惯。其实就算他说些什么,那个闷油瓶也可能神游天外根本就没和你在一个频道,所以吴邪早就放弃说什么炒热气氛的话。但是今天的早餐还没吃几口,张起灵就站起来收拾掉自己的那份,向大门走去。


“这么早要做啥?”吴邪咬口面包看向正在穿上运动鞋的张起灵。


“去图书馆。”张起灵提上鞋,简短的答道。


“图书馆?”吴邪吞下面包,疑惑的重复。基本上有了网络,再加上张起灵在自己专业上丰富的库存,他还从没见过张起灵去图书馆。于是便端起牛奶,好奇的加了一句,“去图书馆干什么?你也不像会是去查资料的人。”


“打滚。”张起灵头也不回的站起来说道。


“噗!”吴邪一口牛奶喷了一桌子,接着听见张起灵干脆的关门声。吴邪楞楞的看了大门几秒钟,才想起去厨房拿来抹布擦桌子。


他和张起灵一起相处了那么多年,还没发现原来有说冷笑话的潜质。“这个闷油瓶原来也会开玩笑的?!”吴邪一边清理桌子一边自言自语道。


到了下午吴邪才知道,原来张起灵并没有开玩笑,他确实去图书馆打滚了——准确的说,是打了别人然后叫他们滚。被打的人是历史系的一群学生,据在场的人说,只听见张起灵淡漠却清晰的“你再说一遍。”和被打学生大声吼叫的“说就说!妈的千年老妖精!”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吴邪先是惊骇于现在还有人用这么幼稚的骂人方式,随后又惊骇于张起灵竟然会为这个称呼而大动肝火。向他描述的学生非常心有余悸的说离他们二十米远都感到了张起灵身上冰冷的杀气,估计如果张起灵有凶器而不是只用拳头,那些学生就不是集体入院那么简单了,估计直接被送去验尸。


吴邪想象了一下一向淡漠的张起灵愤怒的挥着拳头打向对方的场面,一方面想象不能,一方面又为那些学生擦了把冷汗。如果把当初对付血尸的手段拿出来,估计他现在就直接作为罪犯家属去警察局了……


张起灵回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神情。既然能多年在一所学校教书而没有引起校方的怀疑,吴邪和张起灵无疑在学校有一些特殊关系。其他的事情让校方解决就好。吴邪对着张起灵那张脸偷偷观察了很久,依旧想象不出这张脸盛怒是什么样子。虽然据说单挑了十号人,但张起灵身上并没有伤痕。不过还是那句话,如果在他身上伤痕了,那那群学生八成会死无全尸……不知道如果当初张起灵知道自己说他是千年大粽子的话,自己会是什么下场……想到这里,吴邪不由得觉得脖子一凉,背后一阵冷汗。


回过身来的吴邪发现张起灵淡然的眸子瞄了自己一眼,就继续埋头整理着他那堆东西了。吴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继续想道,不过闷油瓶不像是会对这种事情这么介意的人啊,他是出土文物啦僵尸啦地缚灵啦这种传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听到传言的时候张起灵也不过是眯了一下眼睛然后抛掷脑后。但是今天为何会如此反常……


不小心又偏了神的吴邪感觉有一种淡淡的目光投向他这里,连忙回了神,看见张起灵正转过头去放下手中的东西。吴邪定了定神,开口问道,“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起灵回头看向他。似乎在琢磨该怎么回答,许久之后,才说道:“没什么。”


……


“那算了。”闷油瓶果然还是闷油瓶……吴邪站起来,没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大了许多,包括转身走开关门的声音都无意中变得很大。留下张起灵一个人在屋子里,眸子里依旧没有波澜的盯着吴邪关上的门,片刻之后便顺势躺在床上,侧过身蜷起来眯困。


屋子外的吴邪在客厅里踱了几步,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当然这个时侯的吴邪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一股无名火,不过他尽力压制住这股无名火的发生。毕竟闷油瓶还是那个闷油瓶,要是以前的自己最多也是苦笑一下无视之,或者说,吴邪不是那个吴邪了……而且,在今天这个日子,吴邪并不想发火,或者对张起灵发火。


吴邪一道一道的换着台,又无意识的关小了音量——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打瞌睡的张起灵,这已经算是习惯了。过了一会儿,实在无聊的吴邪啪的关了电视,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


果然不出吴邪所料,张起灵已经蜷在床上睡着了。吴邪一直怀疑张起灵这么嗜睡,是要把不能死掉睡大觉的份补回来。吴邪轻轻坐在床上,拉起旁边的被子盖在张起灵身上。仔细看才发现张起灵搁在脸旁的手上有一道淡淡的划痕,似乎已经把血擦掉了,但为了保险,吴邪还是找了止痛碘酒,沾了一点擦在伤口上。


冰凉的液体擦在张起灵手上,挥发出淡淡的酒精味。片刻,张起灵突然出声道:“是说你。”


虽然料到张起灵就算睡着了也会被擦醒,但是吴邪还是没料到他会说话。“你说什么?”


“他们是在说你。”张起灵翻个身背对着吴邪,又睡着了。


“……”吴邪琢磨了好一阵子才意识到,张起灵的意思是,那声“千年老妖精”是在骂自己。既然不是骂他,这个闷油瓶犯不着生这么大的气啊。吴邪抓了抓头,想了半天还是作罢,轻手轻脚走出了卧室,没注意到自己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张起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他推开被子走出卧室,看见吴邪正在做菜,于是也不声不响的打开冰箱,拿出一个大包装盒。


虽然拿菜的时候已经看到,但还是故意不理会的吴邪从余光看见张起灵打开盒子,取出一个蛋糕,然后不声不响的点燃了蜡烛。然后坐在旁边。


吴邪端上最后一盘菜之后也坐在桌旁笑道:“没想到你会记得今天啊。”


张起灵点点头,却疑惑的看见吴邪从桌子下取出一把花,越过桌子上伸向张起灵。张起灵淡然的眸子染上了疑惑的神色,平静的开口问道:“今天不是你的生日么?”


“是啊,”吴邪站起身走近张起灵,把花塞到他怀里说道,“同时也是我的生忌——或者说,我可以作为‘陪伴张起灵’的吴邪存在的日子。”


张起灵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想必是想起若干年前的今天发生的事情。那次事件之后吴邪虽然没有死,但也可以说是死了——他成为了和张起灵一样的存在,数十年不曾衰老,也许也不会死。


眼见着染上一丝悲哀的眸子,吴邪伸手把张起灵强拉了起来。张起灵还没有回过神,就被连同花束一起拥进了怀中。“什么麽,你用不着为此内疚。不老不死其实也不错麽~而且又有一份大概永远不会变的工作,吃喝不愁的,这样不是很好?”


“……但……”张起灵刚想说什么,却看见吴邪洒脱的一笑,就像多年前知道自己变成粽子之后的笑容一样,随后又把自己抱的更紧,朗声说道,“而且,一对永远不过期的粽子,比起单独一只千年粽子要好得多,不是么?”


“………………也是。”张起灵无声的笑了。


见到张起灵终于露出笑容,虽然很淡,但是吴邪像个孩子开心的差点跳起来。他放开张起灵拉住他的手说,“来,我们吃蛋糕~”


一转身,吴邪却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轻轻的拽了一下,然后身后响起了一个不怎么清晰的声音。


“生日快乐,吴邪。”


【完】


————————————————————————————————————————————————


给小绯的生日贺文……拖了这么久真的对不起……


整篇文都是听着UVERworld的新专辑写的。写到后面自己就萌了,捂脸,总是抑制不住想写H……不过最后还是停住了,可喜可贺~


说起来感觉上一次的生日贺文还是不久之前口牙。一转眼已经一年了么……这一年认识小绯真的很开心口牙~其实之前说过了,而且现在说也晚了些……不过还是要说~小绯生日快乐口牙~认识你真的很高兴XDDDDD

==============================================================================================

咿維薩不寫工口啦討厭我要加強1.0.5版本的番外篇啦地翻滾><
不過說真的這篇很不同于你往常的風格呢然而這樣平靜的日常溫馨劇讀起來也是美好得有過之而無不及啊T.T
我的生活劇果然還是太鬧騰於是就溫馨不足了而且抓性格你也比我準||||||||我要向你學習恩恩- -
最後要說的是,謝謝>//////////////////<我會努力去看霹靂的然後努力不萌你的雷CP 囧
最後的最後,我要看加強1.0.5版本的工口番外!!!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很萌很萌~~~~
工口考虑中……
10 | 2017/11 | 12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プロフィール

樨兔子

Author:樨兔子
腐女子,愛好無限多,喜新不厭舊。
雜食動物,ACG皆可。
目前女神系列長明燈中。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